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四十九章 仙人话长生

第四十九章 仙人话长生(1 / 1)

凌晨,辰石和香菱早早就起来了,他们要赶在日出的时候到达庆云顶,只有在那段时间,才能得见云雾中的仙亭。

立本还在呼呼大睡,他昨晚说过要先去蒙德见一见旅行者。

“她可是我的大客户!什么都有,随便什么东西只要拿出来就一大堆,想来她那里的花应该也有不少,要是能一次换到足够的,我也就不用到处跑了。”

刻晴也是很早的就起床了,这会正站在山坡上看着天遒谷里零星的遗迹守卫,她要这里等玉衡小队带人过来,把岩龙蜥的后续给处理好,顺便在去那个兵工厂探查一番。

简单收拾了一下,跟刻晴打了声招呼。辰石和香菱带着锅巴出发了。

尚未破晓的天空灰蒙蒙的,绝云间内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花草上的露珠被赶路之人的脚步震落,打湿了衣衫。

香菱背着锅巴心旷神怡的走在最前面,哼着歌心情看起来好极了。锅巴打着瞌睡睁不开眼,脑袋一点一点的,在背椅上坐的倒是稳牢。

辰石叼则是着一根草叶大喇喇的走在后面,无精打采的泛着迷糊,作为一只懒狗,这么早就起床赶路真是难为他了。

走过摇摇晃晃的吊桥,小心的走过漫水的地段,终于来到庆云顶的山脚下。

“冲上去?”辰石一指山顶。

香菱想了想道:“不了,用走的吧,时间还早。”

“行。”辰石点头。

怎么上去都无所谓,有神之眼的力量帮助,走多久都没事,就算时间来不及自己也能直接坐石柱上去。

登亭需要机关步骤?

弱爆了,那是为不能上天的人准备的。

顺着台阶上山,周围有不少古朴的雕像,辰石围着转了一圈,指着石像对着香菱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这是个蛤蟆?”

香菱惊讶,“是吗?这不就是个蛤蟆么?”

辰石对此啧啧称奇,没想到以前的人居然还雕这玩意。像是供奉和祈祷作用,三五成群挨着一起。

“辰石……”香菱突然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

“你看,好美啊。”香菱目不转睛的看向远方的山谷。

辰石好奇的扭头看去。

旭日东升,奇山兀立的绝云间被铺上一层金光,云雾在谷间缭绕、聚积、簇拥,渐渐成了壮观的云海。

高耸的山峰不会被云海遮住,从中探出头来,远远望去,如同一座座飞在天上的仙岛,偶尔有白鹤停留或振翅高飞,为这绝美的景象添加了一丝点缀。

香菱目不暇接,“当得人间仙境也不为过吧……”

“日出东方…透着光,绝云间里好风光。”某人念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诗。

香菱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辰石,用手点着他的头:“这么好看的风景,你就念这种破诗?”

辰石捂着头:“别别别,还有两句呢。”

“嗯?快念。”

“咳咳,听我这嘴里的啊。”辰石咳嗽两声装了装样子,又念道,“云翻似海山作岛……”

香菱捏了捏下巴,有那么点意思在里面了。

“然后?”

“云翻似海山作岛…嗯…山作岛…然后额,啊。有了!”辰石一拍大腿:“人人看了都说好!”

“…………”

香菱扭头就走。

“诶别走啊,点评一下嘛?”辰石连忙追上去。

“不知道,问锅巴去。”

“啊?那锅巴,你觉得怎么样?”

“咕吧咕吧!”锅巴斜着眼。

不错,如此佳作,当得流传千古。

“真的吗?看我再来一首,绝云间里仙人多,凡人想把仙缘得……”

锅巴鼓掌。

不错不错。

香菱扶额叹气,这俩笨蛋……

爬上了山,绕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在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宽敞的广场,前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炉子。

“这是,仙家法场吧……”香菱好奇的看着。

辰石点点头,再往上走的话应该就能碰到仙人洞府了,不过看着逐渐升起来的太阳,“差不多快到时间了,我们上去吧。”

“辰小子?”

忽然传来的声音把辰石吓了一跳。

“谁在说话?”

“吾为,削月筑阳真君……”削月筑阳真君慢慢的从天上落下。“此乃吾一缕神识?辰小子,你来庆云顶,可是有事相求?”

辰石倒是有些疑惑了,“仙家怎么知道我来了?”

削月筑阳真君骄傲的昂着颅首:“山中之事,山中来人,吾无所不晓。而你又带着吾赠予的符箓,在翠玦坡的时候,吾就能感知到。”

“仙家不说妄言,说出难处,吾定当全力相助。”

“不不不,不用帮忙。”辰石连忙摇头,“我只是来寻找那空中仙亭的,您歇着就好。”

“空中仙亭?”削月筑阳真君抬头看了一下,“原来如此,要上那亭楼对你来说倒是简单。上次的那个旅行者,可就是费了半天劲才上去的。”

“等等,旅行者?”辰石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那上面的食谱呢?”

“食谱?”削月筑阳真君疑惑,“你说的是那个加入了火腿蟹肉等做成的菜吗?留云借风曾经带过与吾等分享过,说是璃月名菜,味道倒是不错,让吾回味无穷。至于食谱,吾不知。”

辰石和香菱面面相觑,道:“我们俩此行便是为了这食谱……时辰就要过了,我们要抓紧时间上那仙亭…”

削月筑阳真君忽然笑道:“你们要寻那仙亭,还用等什么时辰,如今仙人就在眼前,随吾来便是。”

说着,削月筑阳真君释放仙力,托起辰石和香菱飞起,直奔庆云山顶。

削月筑阳真君带着二人一锅巴迅速飞升,穿破云雾,辰石眼前一亮,头顶的高空上,一座不大不小的空中阁楼正静静地浮在哪里。

样式只是绝云间随处可见的那种差不多,以浮生石为基,浮在天上纹丝不动。

“初晨可见,风雨无踪,本就是为了让凡人不要随意来打扰的虚词而已。其实,它整日都在的。”

辰石恍然大悟,不过心里又一阵腹诽:你明明刚才还说过仙人没有妄语虚言,这会又说寻仙亭的规矩故意散布的假消息。

似乎是看出了辰石的心声,削月筑阳真君有些脸红的咳嗽了一声,“这消息不是吾传的…”

香菱偷笑,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看来这仙人也跟人类差不多呢。

“仙人的亭子,居然是这样的?”辰石则是有些失望的打量着四周。“模样很普通啊。”

浮生石打造的空中仙亭,并没有像辰石所想的那样仙气满满高贵不凡,反而是山中随处可见的样子。

“很失望吧。”削月筑阳真君看着亭子,眼中露出怀念的神色。“这亭子,原本并不是仙家所有,乃是一「旁人」所建,后被仙家借用。到吾等归还之后,那人却也不要了……”

辰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怪不是这么普通。

其实他要是早先见到仙亭,说不定还会大吃一惊,可惜见过群玉阁的奢华之后,这亭子也就入不得他的眼了。

香菱带着锅巴开始找食谱。

“想来,吾等仙家已有多年未曾在此相聚了。”削月筑阳真君怀念的看着四周,自顾自的说:“当年可是有许多人,多得都能挤满这个亭子。

留云借风总是能带来许多好吃的,她收到的供奉比我们还要多,可能是擅长跟人聊天吧。理水叠山不爱说话,他的性格有些沉闷,这点降魔大圣倒是跟他很像,不过你要是主动跟他搭话,却发现他们的话也不少,只不过不善于表达罢了。

甘雨那时候还小,却每次都能吃好多食物,吃完就睡觉,当年那个小女孩,如今也可以独当一面了。还有璃月那个律师烟绯的父亲,整天跟我们炫耀着小烟绯是多么可爱,欺负我们没有伴侣没有血脉。

还有许多其他的仙人,有时候热闹了,就连帝君也会来坐坐。”

削月筑阳真君似乎陷入了回忆,诉说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如数家珍。

可最终也只是化作一声叹息。

“千百载后,有些友人却已成故人。有的夢去,有的失去踪影;有的沉睡,有的陷入疯魔……磨损,让我们遭受了太多。”

说到这里,削月筑阳真君的自称都变了,身上那一种哀伤的气息让人呼吸都变得压抑了。

“……”辰石沉默不语,他总自言磨损,不过是打趣自乐。但当他看到削月筑阳真君的落寞,如鲠在喉,这长生,这磨损,竟让他感到恐惧。

“磨损,只有遭受过的才能感受到它的恐怖,想要忘记痛苦,抛弃了太多,到最后落得疯魔的下场。魈称你为朋友,但是等你百年之后……对魈来说,就是一次磨损……

我和另外两位仙人远离人间,妄图摆脱磨损。理水叠山常年沉睡,不理杂事。留云借风为打发时间,整日和自己说话。就连我……呵,不说也罢。”

他转过头来看着辰石,轻笑着,让人看不出意味,“辰小子,这就是人类追求的长生,苦不堪言的长生啊。

耐受不了磨损,又舍不得生命,我等虽为仙人,却不如一个普通人类过的快活。”

“倒是像七七那样或许会好点。”辰石忽然想到了那个总是记不得事情的小姑娘。

削月筑阳真君似乎楞了一下:“七七?你说那个僵尸姑娘啊,是个可怜人……说起来,理水叠山曾说过有一人试图通过七七探查仙缘被他所伤,就是你吧。”

辰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既对仙缘动了心思,也难免有那种世俗之心,不过我很好奇……”削月筑阳真君顿了顿,道“你的身份,让我难以捉摸明白。那日你的能力远超凡人之极,甚至盖过仙人,我本以为你是某位古代魔神亦或者魔神后裔。可是今日一见……”

削月筑阳真君看了一眼辰石的断臂,“这种伤对于魔神而言,只不过是皮肉之伤,可你……”

辰石苦逼的摇了摇头,“我现在对自己的认识都很模糊。”

如果那个「仙元大帝」还活着,说不定他知道:在自己被封入螭血石之前的身份。

“不说也罢,你为了璃月搏命,我不该质疑你。”削月筑阳真君摇头道。

香菱把亭楼翻了个遍,失落的走过来,小脸皱成一团,“没有菜谱……”

辰石马上就猜到了罪魁祸首可能是谁。

“可恶的旅行者……”

“既然没有你们要的东西,那吾就带你们下去吧。”削月筑阳真君扭头道。

辰石看着香菱,后者噘着嘴点了点头。

太干净了,什么都没剩下。

“有劳仙家。”

“无妨。”

带着两人乘风而落,削月筑阳真君的身影闪动,“今日一叙倒是勾起了我……吾尘封已久的回忆,让你见笑了。”

“那倒没有,仙家的一番话,倒是打开了我的眼界。”

削月筑阳真君笑了笑,没再说话,只见他的身影渐透明化为云烟消失不见。

下山路上,香菱好奇的凑过来:“仙人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老人家试图给我洗脑……”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被BOSS杀100次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 CSGO之最强选手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 我想只想躺赢 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 开局夺舍明世隐 王者:开局李白精通,杀穿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