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五章 什么碎雪!明明是乱丢垃圾

第三十五章 什么碎雪!明明是乱丢垃圾(1 / 1)

辰石一路尾随几个盗宝团来到了天衡山后,站在山坡上一看,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脸色有点古怪:他们怎么在这。”

在看那几个盗宝团的一路直奔钟离一行,到了跟前居然还有其他的同伴加入,稀稀拉拉的居然能有十多个人,浩浩荡荡的跑过去了。

“这是小日子过美了?”

辰石可不觉的这几个盗宝团风风火火的是去说好话的,也不觉得荧会跟他们客气。

果然,那一伙人过去没说两句就打起来了。

旅行者的星荒一砸一大片,就连钟离也罕见的动手了,一脚就把一个胖子手里的铁锹踢到了辰石脸上。

辰石:“………”

看个热闹差点被砸的开了瓢。

这钟离平日和和气气的,今日怎么动这么大火气?没看出来他居然这么能打啊。

钟离又是一脚踢飞了一个盗宝团盗贼,他们终于顶不住了。

“找茬对象选错了!”

手里的家伙一扔,落荒而逃。

看着都往自己这里逃过来的盗宝团,辰石揉了揉脸,果断一抬手。

地上顿时一大堆石架涌了出来,将大部分的人都吊在了半空。

还有几个人直接被顶飞。

“算命的!”派蒙惊喜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辰石。

荧这时候也跑过来,欣喜道:“帮大忙了。”

钟离也过来了,看着一群吊在天上的盗宝团,紧蹙的眉头舒缓了许多。

“这些人,竟敢毁坏仙家之物,实在可恶,先让他们在这反省反省吧。”

盗宝团的一听顿时鬼哭狼嚎道:“大人,大人我们知错了,您就放过我吧!”

“是啊大人,这么倒着我们会死的!”

“大人,您您大人有大量,我只是一时糊涂!都怪那个,都怪他,是他让我们干的!”

先前那个盗宝团顿时破口大骂:“你这果断混蛋,竟敢诬赖我!”

“敦伦汝母!你这败类!”

看着一群内讧的盗宝团,辰石只觉得心烦意乱,一挥手。石架转变成石柱,将他们绑在上面。

辰石不耐烦道:“都别吵了,你们敢破坏仙家之物,定要受到惩罚,让你们在这受几天罪,以儆效尤。”

“要不把他们扔远一点吧,不然他们下来要再去破坏归终机的话怎么办?”荧看着钟离道。

钟离摇了摇头道:“无妨,归终机已经全面修复,作为仙家的机关,一切带有目的接近它的人,现在都难逃过制裁。”

“呼,那就好。”派蒙放心道,然后她又面露难色:“可是,七七姑娘要我们抓的「椰羊」却始终不见踪迹呢。”

“啥?七七?”辰石凑了过来。“七七要的不是椰羊吧,应该是椰奶差不多。”

“椰奶?!”荧疑惑。

“对啊!”随后辰石就把七七对于椰奶的执念说给了大家听。

满座重闻皆唏嘘。

“想不到七七姑娘还有这般身世,但是我们现在根本找不到椰奶啊。”派蒙摊了摊手。

“没办法,我们只能回去了。”钟离无奈道。

“椰奶的话,我这有!”辰石从虚袋里翻出一个盒子来。

钟离奇怪了:“以普遍理论来说,璃月根本没有这东西。你这椰奶,又是从何而来?”

辰石嘿嘿的笑着:“真是椰奶,从哪来的你就别问了。”

与此同时,晨曦酒庄。

迪卢克正阴沉着脸看着空荡荡的酒窖,他记得这里本来有一大堆酒水饮品的……

…………

“那太好了!”派蒙恬着脸凑过来:“椰奶啊……派蒙从来没见过呢……能不能……”

“不行!”

辰石和荧异口同声。

“嘁,小气鬼!”派蒙叉腰。

钟离笑着道:“既然如此,那便最好。天色已晚,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回不卜庐去吧。”

“哦哦,那等下,我把那几个漏网之鱼也收拾一下。”辰石跑到一边,将几个被顶飞的用岩蔓绑石柱上。

“走吧。”

大功告成,辰石拍了拍手跟上钟离几人。

在山坡下,一台离辰石最近的归终机忽然动了一下,缓缓转动朝向,张开了弩机,箭口直指辰石,可能之后是走的太远的缘故,归终机最终没有开火……

这一幕,只有钟离看在眼里,他紧紧皱起眉头,疑惑的在辰石身上扫视着。

“为什么……他会触动归终机的自动锁敌呢……”

…………

回到璃月,辰石还没进不卜庐就被行秋派人叫走了。

看着管事阴险的笑容,辰石只感觉浑身不舒服。

“你什么时候从蒙德回来的?”

“你猜?”

辰石有些牙疼,“你不会把蒙德的事告诉行秋了吧?”

“你猜?”

“…………”

来到厢房,行秋正端坐在桌岸后面,奋笔疾书。

一抬头看到辰石,顿时笑容满面:“啊哈,这不是师兄吗,几天没见……额你的胡子呢?”

辰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行秋也没多问,只是拿出一本账单来,慢慢的翻了几页递给了辰石。

“我需要师兄,帮忙解释一下这笔消费是怎么回事……”

辰石咽了一口唾沫,硬着头皮接过账本,顿时眼前一黑。

“「天使的馈赠」消费:蒲公英特调23x800(单价:杯)共计18400摩拉。「附注:当日酒会饮品只对蒙德骑士、冒险家免费。」”

“「晨曦酒庄」消费:特产葡萄19x580(单价:串)共计11020,葡萄未熟且未经过允许摘取,价翻三倍共计:33060摩拉。”

“「西风教会」芭芭拉治疗费用…………”

往下还有一大堆。

辰石顿时感觉自己被背刺了。

“这…………”辰石小心翼翼的看着行秋。

行秋气呼呼的看着某人,“我的好师兄啊,你就是这样给我……”

“阿贝多跟我回信同意了你的合作邀请!”辰石立马想到了救命稻草。

阿贝多昨晚寄到的信件!

昨晚他跟旅行者散伙之后回往生堂正好碰到了送信的来了。

正是行秋之前在蒙德委托自己跟阿贝多合作小说插画的事。

“你就是这样给我……诶?”行秋闻言顿时眼前一亮,“阿贝多同意了?”

“嗯嗯。”辰石连忙掏出了信件。

行秋接过去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看。

“嗯嗯,嗯嗯!”一封信读完,行秋欢呼,“太好了,这下我们强强联合,小说一定会大爆的!”

辰石高兴的附和着:“恭喜恭喜!”

行秋突然话锋一转,板起脸:“你这个账单……”

辰石顿时噎住了。

“哈哈哈哈!”

行秋忽然大笑起来,“瞧你的样子!被我吓到了吧!”

辰石:“………”

这不好玩,身为穷鬼的我,你不知道刚才的压力有多大……

行秋撇着嘴道:“谁让你以前总是捉弄我来着!”

辰石无语,好吧,我欠你的。

谁让他心虚呢……

“不过师兄最好是收敛一点,管事一直要求把这件事报给我哥哥听,我给压下来了。还好你在蒙德跟晨曦酒庄的生意谈的好,我才有底气帮你站脚。再有下次,我可真没办法了。”

跟行秋信誓旦旦的保证后,辰石总算逃过一劫。

“好你个迪卢克……想不到你个红毛大眼的居然也跟凯亚学坏了…偷你几瓶酒至于吗…”

某人很没脸没皮的不提他搬空了酒窖的事……

从飞云商会出来,好巧不巧的碰到钟离和荧带着派蒙一起去吃饭喝茶。

跟铜雀扯了一天的话,辰石不请自来的跟着去了。

「三碗不过港」。

好吧,钟离基本必来这地方。

“列位都知道,在咱们这港口上边啊,有那云上仙府、烟霞行宫……”田铁嘴摇着扇子,口若悬河。

辰石听的新鲜,行啊,这终于把帝君撂下去说群玉阁了。

“夜泊石、香膏、七神风筝、永生香、涤尘铃。”钟离细数着已经准备完成的物品。

“还差一样吧?”辰石吃着酒酿圆子,“我记得还要琉璃百合的对吧。”

“正是。”钟离诧异:“辰石小友还了解这个吗?”

“没啥了解的,胡桃说过,谁要是死了来一朵琉璃百合插头上会很体面的……”

钟离笑道:“说的没错,琉璃百合是璃月最珍贵,寓意最深远的花饰。不过不是插在头上,而是敬奉在香案上的。而且对于送仙仪典来说,琉璃百合是要磨碎了放进永生香的香炉里的。”

“不卜庐好像有吧,怎么没见你买几个?”辰石疑惑道。

钟离摇了摇头:“普通人家,用人工栽培的琉璃百合便好,而送仙仪典,必须要用野外生长的琉璃百合才行。”

“哦哦哦。”辰石还在吃着酒酿圆子。

荧在一旁问道:“那么野生的琉璃百合在哪里才能得到呢?”

钟离还没说话,辰石倒先说了:“野生的琉璃百合,我记得荻花洲好像有一些,早先前见过。”

钟离点了点头,“辰石小友说的对!如今鲜少有人知晓,荻花洲还是有野生的琉璃百合生长的。”

台上,田铁嘴还在接着说:“您各位可都曾见过,凝光大人把那面墙上的「思路」揭下,分碎后散落,飘下碎雪……”

派蒙抱着手吐槽道:“明明就是乱丢垃圾嘛,还叫什么碎雪!”

田铁嘴听到派蒙的话,摇了摇头道:“小家伙可就有所不知了,这玩意虽是纸屑,但上面可是凝光大人用来决策的商业计划的「思路」,那得多珍贵啊……要是得着这么一两张……好处,可多了去了!”

派蒙一听顿时眼冒金光:“那岂不是得了市场先机,能赚大钱?!”

田铁嘴一听哈哈大笑,连连点头:“正是,正是啊。”

就在众人说笑之际,身后突然有人说话。

“终于找到你们了,绝云间归来之人。”

荧一听,以为是千岩军找来了,连忙拉着派蒙就要走。

见她要走,说话那人马上拦在她身前。

姑娘一身高叉紧身衣,全身被黑色的丝绸包裹,臂上是一截分离袖子,脖子上戴着一个大铃铛。最鲜明的地方就是一头浓密的蓝色长发上有两只黑红相间的角。

那女子连忙道:“请不要误会,我不是来抓你们的千岩军。”

辰石吃着东西一抬头,顿时认出她来:“这不是甘雨吗?”

甘雨接着对荧道:“请允许我介绍自己,我叫甘雨,是「璃月七星」的使者,月海亭的秘书。这次我带着「天权」凝光小姐特使的身份,向你们正式传达「邀请函」的内容,邀请你们去那所「天上的宫殿。」”

“天上的宫殿?!”派蒙惊讶,“难道是!”

“群玉阁!”辰石接话。

甘雨继续道:“以下传达凝光小姐的原话:

请她来,我要见她。这群玉阁,我会陪她一根一根的剪断繁杂的暗流之线”

说完,甘雨就走了。

辰石瞪大了眼睛,羡慕道:“凝光,凝光居然邀请你们去群玉阁?”

荧现在也是很疑惑,对于凝光,她只在请仙仪典上远远见过,这次竟直接邀请她们登上那传说中的群玉阁,对此她有点担心会不会是什么阴谋诡计。

辰石酸溜溜的道:“真好啊,可以正大光明的上去。”

“诶?”派蒙惊讶,“这么说你还偷偷上去过?”

辰石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只是远远的偷看过几眼,顺便从下面薅了几块浮生石……”

荧:“…………”

不愧是你!

看着荧担心的表情,辰石解释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凝光我是比较了解她的,虽然是比较商人市侩,但是最起码没有啥肮脏的手段。嗯,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的使出来。

我猜她一定知道你正跟我们一起,既然当着我们的面邀请了,你大可放心。”

听到辰石这么解释,荧也算是放下心来,笑着点点头。

派蒙昂头看着天上的群玉阁,郁闷道:“刚才那个头上长角的秘书……”

“她叫甘雨。”辰石提醒道。

“额对,甘雨。好像没告诉我们从那上去啊?”

辰石小声的跟荧道:“我早跟你说这个派蒙是个傻的吧……”

荧点头表示赞同。

“嗯?”派蒙听力极好,“臭算命的!我听到了,说谁傻呢!”

辰石一摊手:“说你啊,你不是会飞吗?管那么多干嘛直接飞上去不就行了?”

“诶……好像是哦。”派蒙挠着头,然后忽然想起来了:“不对不对!我是上去了,可旅行者怎么办,谁带她上去啊?”

辰石拂袖站了起来,一拍胸脯。

“那必须是我了!”

最新小说: 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 我想只想躺赢 网游:开局被BOSS杀100次 王者:开局李白精通,杀穿全场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开局夺舍明世隐 CSGO之最强选手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 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