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十八章 我只是捡几个摩拉而已

第十八章 我只是捡几个摩拉而已(1 / 1)

(回忆)

辰石初到蒙德的时候,很不巧的,遇到了风魔龙特瓦林出来搞事儿,风沙弥漫,整个峡谷充斥着飓风的呼啸,船队再难行半步。

虽然北斗很坚持的要送辰石更多一段,但是被辰石拒绝了,果酒湖此时风浪翻腾,浪尖涌起几十米高。为了安全起见,辰石提前在明冠峡下了船。

虽然想尽快赶到蒙德,但是看着在天上乱飞的特瓦林,辰石觉得还是等它飞走了在靠近蒙德更为稳妥。

这一等,就等到了深更半夜。

来到桥上,大晚上的城门紧闭,连个看门的都没有,绕了一圈,他找到一个地势稍矮的城墙处,毫不客气的直接翻了墙头进了城。

街道上乱糟糟的,被暴风吹来的杂物到处都是,广告牌,椅子,不知道谁家的门都被吹飞了,高塔上的风车叶子早就被刮没了,光秃秃的杵在那里。

在街道上小心翼翼的走着,头顶上嘎吱嘎吱的声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要掉下来。

缩着脖子四处张望,鬼鬼祟祟的样子很快就招来了正义人的制裁。

蒙德的「暗夜英雄」迪卢克常常会在夜晚出动,清除意图对蒙德不轨的贼人。

但是这两天特瓦林越来越频繁的活动导致深渊教团和一些不法分子也不敢出来搞事了。

因为特瓦林的风暴,迪卢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无聊的看着天花板,马上就有人来传报:“有一人前来翻墙……”

正义人一听这还了得,一个激灵跳起来,快速的换好衣服就跑出去了。

翻过窗檐跳上屋顶,迪卢克「暗夜英雄」的装扮只留给目击者一副鬼魅的身影。

踩着房顶瓦片,迪卢克终于在喷泉旁边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锐利如鹰鸠般的目力让他能看清那人。

穿的不是蒙德的服饰,看上去是男人却留着长长的头发,头上那显目的「神之眼」让他捏了捏拳,暗道是个扎手的角色。

想了又想,确认这个装扮的人在自己的印象里从未见过,迪卢克提高了警惕心,选择先观察一下。

迪卢克小心的匐匍在房顶上注视着辰石,只见那人并未做什么,而是趴在喷泉边上伸手进池子里去搅弄着什么。

“安装炸药?”迪卢克如是想着。

也亏他能想象出来在水里安装炸药。

再看那人,两只手都伸进了水里,然后过了一会,竟然脱下了鞋子跳了进去!

看到这奇怪的动作正义人终于绷不住了,掏出「以理服人」从房顶一跃而下,身影化作迅箭直指辰石。

“嗯?”

从刚才就感觉一直有人盯着自己的辰石神经高度戒备,不过他只以为是蒙德的居民或者是哪门子骑士,毕竟自己是翻进来的也不打算声张,干完这一票再说。

哪知道那人却从房上就跳下来,拎着棍子直接奔着自己来了。

迎面而来的大棍让他大吃一惊,慌忙一蹲,那铁棍擦着发丝呼啸而过,将旁边的喷泉的尖都给削没了。

“我靠!有话好说!”

辰石狼狈的翻滚,躲开铁棍的攻击,嘴里慌忙道。

两束岩藤涌出紧紧缠住迪卢克的双手,阻碍了他的攻势。

一击得手,辰石从地上爬起来,连忙解释道:

“我不是坏人啊!你听我解释啊……”

“休要狡辩!深夜翻墙入我蒙德,在此鬼鬼祟祟!哼!简直胆大包天!”

迪卢克正义的言辞把辰石惊呆了。

“不是,我没有……你别误会……”

“在此!宣判!”

迪卢克被岩石裹缠住的双手顿时火光大盛,岩藤被直接扯断。

火光蔓延至武器上,「以理服人」被烧的通红,骤然一挥,巨大的火焰幻化成火鸟扑面而来,如初升的朝阳,照亮了蒙德的黑夜。

“大意了!你有神之眼!”

迪卢克的动作之快让辰石来不及躲避,瞬间撑开元素护盾强顶这一击。

飞翔的火鸟扑在脸上,烧尽了周围的空气,元素护盾轰然炸开,炙热的火焰燃尽全身,辰石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被掀翻了出去。

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脑瓜子都是懵的。

你这是,直接开大了?

站起来一摸脑袋,还好,头发还在,神之眼保护了他的秀发。

胡子,胡子呢?光溜溜的下巴什么都没了。

俗话说得好,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辰石愁眉苦脸,这我以后怎么糊弄人去?

“你这家伙!”辰石恶狠狠的瞪着迪卢克,神之眼闪烁,他真的生气了。

迪卢克轻蔑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收起了「以理服人」,一转身垫步拧腰上了房,然后消失不见。

辰石马上就知道那人为什么要跑了。

“站稳了,别动。”

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一抹冰凉尖锐的东西顶在自己头上。

辰石看着汇聚而来的西风骑士团,顿时没了脾气。

罗莎莉亚用长枪顶着他的头,冷冷道:“甩个蔓!”

“???”

从哪蹦出来的黑话!

你蒙德骑士团还有这种人吗?

“辰石!”

“嚯哟。”带着眼罩的凯亚惊讶了一下,“行家啊,他听的懂。”

“辰掌柜,横在那个山头啊?”罗莎莉亚清冷的质问再度响起。

“…………”辰石感觉自己进了黑帮团子了,这一口一句黑话真的吓死人,“璃…璃月……”

安柏也来凑合热闹:“干啥闯我们山门!”

“我说……咱能好好说话吗……”辰石弱弱的道。

“好了罗莎莉亚,别再吓他了。”

西风骑士团,代理团长琴走向前来。

辰石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这位代理团长的身份换成璃月应该是凝光那个地位吧,这说话可得小心点。

“你说你来自璃月,可有身份文件和璃月总司务发放的通关证明?”

瞧瞧!瞧瞧人家代理团长的问题,一上来就能问到点子上,再看看那几个,满口的黑话,一点水平都没有,那有骑士团的样子。

“问你话呢!发什么愣?”罗莎莉亚不耐烦的敲了敲他的头。

“哦哦哦有的。”辰石心里这个憋屈啊……

琴接过辰石的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其实按往常的话,辰石这种事根本不用她出场的,但是目前的蒙德情况特殊,加上风魔龙刚走,又是大半夜的。

当她听到广场的动静也吓了一大跳,连那个「暗夜英雄」都出现了,难道是深渊教团的人跑进城里了?

罗莎莉亚是最先赶到的,到场瞬间就控制住了辰石。

随后,侦查骑士安柏,骑兵队长凯亚,以及接下来慌忙到场的守门骑士斯万和劳伦斯。就连阿贝多都出来凑了热闹。

后有吟游诗人传唱「暗夜英雄」的丰功伟绩:不法分子夜闯蒙德,「暗夜英雄」单打独斗拖住对方直到西风骑士团的到来,众人齐心协力将不法分子当场制服!

“飞云商会执行人?”琴有些奇怪的看着通关证明上对辰石身份的署名。“飞云商会早半个月之前就全面撤回璃月了。”

“这是我的职务没错,但是目前我是处于放假的状态,在其他的国家游历,你往后翻,还能看到各国总司盖的章呢。”

琴点点头,确实没错,印章都是真的。

“他的身份没问题,放了他吧。”

感觉到头上的威胁消失,辰石终于叹了口气。掏出了一件新衣服不急不慢的换上,跟众人解释了自己夜晚入城的原因。

“所以在喷泉这里做什么?”已经换回了正常服饰的迪卢克出现了,他本来不打算出来的,结果发现这人好像说了什么鬼话,琴居然放过了他。

“我……我…”辰石顿时有些支支吾吾。

“嗯?”凯亚眯着眼,“怎么了?难道你刚才在这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唉,辰石叹了口气,脸色通红,抖弄出一个布袋子,倒出一大把摩拉出来。

“我是在喷泉里捡钱来着……”

“???”

迪卢克、凯亚、琴等人顿时震惊了。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空气中弥漫着一副尴尬的局面。

“阿这……”就连罗莎莉亚都有些发愣,

“所以你来蒙德是为了大半夜的来这捡钱?”

“可以这么说吧……”

蒙德小广场的喷泉经常被蒙德人当成许愿池,基本上每天都有很多人来这里丢一些摩拉,久而久之,这里面也就累积了相当大的财富。

在风神巴巴托斯神像的前方,这里的钱基本不会有人动,多年来只有一位为了给妹妹治病的年轻人夜晚会来这里拿钱,不过他拿的并不多,也都是蒙德百姓默许的。除了他,也只有这位来自璃月的辰石了。

“啊哈哈哈哈哈”凯亚很夸张的笑着。“正义的「暗夜英雄」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还害得我们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啧,真没劲。”

“偷窃,自然以盗窃之罪处罚。”迪卢克冷冷的道。

“可是那都是蒙德人为了祈愿而投入的,严格来说就是丢弃,丢弃后本就是无主之物,谈何而来的偷窃呢。”凯亚是笑非笑的看着迪卢克。

迪卢克沉默,他没法反驳,喷泉是无主的,西风骑士团不管,教会也不管,全是蒙德人自以为能带来幸福主动投入的,凯亚说的没错。

“那便看你们怎么处理了,我只是路过。”迪卢克选择眼不见心为静。不过他临走之前还是给辰石递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别想着搞事,我会盯着你。

辰石眯着眼,他那里看不出来迪卢克就是那个正义人,不过他也没话说,毕竟刚才的情况谁看了都得误会。

“话是这么说,不过确实因为你起的误会,就罚你把喷泉修好吧。”琴最终只能这样定夺了。虽然辰石处处透露着奇怪,但是人家的证明都真的,一个合法的璃月居民来到蒙德的喷泉里捞钱……总不能定什么大罪吧。

辰石一听,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了,修复喷泉吗,对我来说不是有手就行?

“哦,这个简单。”

说着他一挥手,那喷泉在众人惊讶的眼中瞬间复原了。

“用石头做的东西都好说。”辰石很是骄傲道。

凯亚揉了揉鼻子,笑道:“我好像知道怎么用他了。”

辰石:“???”

辰石被安排在飞云商会以前入驻的旅馆休息,账单都挂在飞云商会头上。

第二天一早,安柏就带着辰石把整个蒙德城因为风魔龙被损坏的屋子进行了修缮工作。

通过这种方法,辰石很快的跟蒙德人混了脸熟,大家都知道他是去了国外周游回来的旅人。

往后的几天里,先是阿贝多用捕风瓶从他这换走了留影机,送给了安柏的望远镜,安柏为了感谢辰石就带他通过了飞行执照考试,还送了他一个风之翼。

最终,辰石用从托马那里得来的樱花酿配方和迪卢克化干戈为玉帛,虽然还不至于完全让迪卢克信任,至少不用忍受那被质疑的眼光了。

辰石这才算是融入了蒙德。

最新小说: 我想只想躺赢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 王者:开局李白精通,杀穿全场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 LOL:我真是团队型选手 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 开局夺舍明世隐 CSGO之最强选手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