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十四章 望舒亭台一樽酒 能忆天涯万里人

第十四章 望舒亭台一樽酒 能忆天涯万里人(1 / 1)

辰石在这里待了七日,最后是从无妄破采药回来的白术把他医好带回璃月的。

这几日,辰石跟着魈学了他的「空中自在法」,虽不精通,但至少有些模样了。

魈的枪法也被他学了一些,辰石是用法器调动岩之力的,但是近身作战时他大多是用创造而出的岩枪,和魈一战之后,他深知他的弱点。

遇到身手矫健的人,岩之力很难作用,这时候近身作战的能力就相当重要了。

告别了魈,辰石回到了璃月,在后来的几次逃离刻晴的追杀的时候,他庆幸学会了「空中自在法」才能逃脱。

因此他简直对魈感恩戴德。

希望下回发疯还去挨打,说不定还能把他那几式「靖妖傩舞」给学来。

想的挺好,只不过他不知,「靖妖傩舞」只是个仪式而不是招式罢了。

…………

离开回忆,回到现在。

归离原。

辰石起床的时候,香菱就早早的做好了早餐。

提瓦特煎蛋,还有一杯奶。

“这是驴奶吧?你竟然还有?”

香菱不好意思的笑笑,驴奶这个坎算是过不去了。

“别这么说嘛,驴奶很有营养的。”

莫娜点头附和,“不吃吗?不吃的话我就……”

“我吃!”

怎么可能,你吃了我还有的吃吗!辰石连口都来不及洗就直接坐下吃饭。

“啧。可惜。”

昨晚过后,莫娜已经成功的变成了香菱的忠实食客。

辰石默默的看着莫娜那意犹未尽的样子,相信她以后会一定会成为香菱的一位合格的试餐员。

吃完了早餐,收拾了场地,石屋围栏被他崩坏后重新平入地下。

一切都归于平淡,就像从来没人来过的样子。

你们是住了一晚走人,丘丘人可是失去了他们辛苦打造的家园啊!

三人一兽继续启程上路。顺带一句,锅巴因为睡懒觉导致它的那份早餐被莫娜给吃了。

由于昨晚已经把食材都吃光了,锅巴只能饿肚子。

香菱每次外出从来都不带食材的,只有一口锅和繁杂的调料。吃饭就是就地取材,整个璃月哪里都能找到能吃的食材。

特别是在香菱眼里,只要是能动的她都会首先考虑怎么做成菜。

不过现在已经是弹尽粮绝的时候了。

坐在香菱的背后,期望的看着辰石,希望他还能拿出点稀奇的瓜果来。

辰石撇嘴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吃的了。

锅巴:“(?﹏?)”

“行了行了,别装可怜了,给你就是。”从虚袋里摸了几块炒过的油汤锅巴递给了它。

辰石此时在它的眼里犹如英雄登场,饿了一上午的锅巴接过来就吃。

来到了归离原边境,也就是琼玑野的外围了,这里有一座石桥,过了石桥,也就离开琼玑野,进入碧水原的地界了。

出了这里,就算是正式离开了璃月城了,往前都是属于郊外地区。

桥头有两个千岩军把守,这里的两个千岩军很有趣,分别叫星火和艾珂。

有意思的是艾珂,这个人老是学别人说话,据星火的解释是:艾珂以前是个不怎么会说话的人,总是结结巴巴,后来来了一位叫艾莉丝的人,给了他一瓶药水,治好了他的结巴,然后……这家伙就开始变得学别人说话了。

能听的只有第一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再往后就开始无休无止的学别人说话……

莫娜眼神怪异,艾莉丝就是她师傅让找的故人,虽然在这里奇妙的听到了艾莉丝的故事,而且干了这么不着调的事。

“看来这趟旅途终点……应该不会怎么顺利吧?”

她开始担心如果真的遇到艾莉丝该怎么办了,对方很明显不是个思路正常的人。

告别了心累的星火,在艾珂的一声声“我们去蒙德”的重复他们的最后一句话中,三人进入了碧水原。

走走停停,等来到望舒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辰石本来是不打算在这里多待的,毕竟菲尔戈黛特不会跟他客气。

但是如果不在望舒客栈吃的话,离到石门还有很多长的路要走。

想了想,还是决定在这里吃饭吧。

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房顶上的那位。

莫娜轻轻拉了拉辰石的衣袖,小声道:“这家客栈好贵的!”

香菱也是连连点头,她身上什么时候都没有带过许多摩拉,更别提辰石和莫娜这两个穷鬼了,要想在望舒客栈吃,真得花不少钱呢。三人加起来都付不起钱。

辰石嘿嘿的笑着,拿出一个钱袋来,“前些日子胡桃给了我一些奉钱!现在正是阔绰的时候!走,今天的消费由我辰先生买单!”

这些钱可是他的老本钱呢,拿到手后还没动过,准备留到蒙德挥霍呢。

在下面找了个位置坐下,辰石对香菱小心的传音道,自己待会要去见一个朋友,不跟她们一起吃,就不点他的那份了。

还嘱咐香菱点菜时拿捏着点,老胡给了他六万摩拉,虽然很多,但是对望舒客栈这个地方来说也就吃个几顿的功夫。要省着点,可不能一下花光了。

香菱点头表示让辰石放心,她自有分寸。

说完辰石便马上离开了,使出「空中自在法」三段踏空一步登天,轻飘飘的落在望舒客栈的最高处。

魈早已等候多时了。

这俗世中可与他交心同言的人不多,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鲜少有人能正襟危坐在自己面前和自己正常的说话,大部分人都是害怕的远远走开。

对此魈并不介意,他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

在魈见过的许多人中,辰石算得上一个例外。

凭借着凡人之躯,能够在自己疯魔的情况下拖住足够长的时间,没让自己酿成大祸。

光在武力上,魈就已经认可了辰石,当然更特别的是,辰石是一个有趣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生出隔阂。还能厚着脸皮拐弯抹角的想要学习自己的身法招式,让他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有些好笑。

可能是无聊的凡人见多了,辰石这种性格意外的没有让他觉得讨厌,反正无聊事多了,闲着也是闲着,教他几招没什么大碍。

辰石这还是第一次登上望舒客栈的庑殿,在下面看不出,宽广的脊檐中央竟还有一个圆顶亭台,而魈就在亭子里靠着围栏。

魈赞赏的看着辰石,“你的身法学的倒是有模有样了。根骨极佳,炼化了法器为专武真是可惜了。”

辰石的法器是匣里日月,这是铜雀送他的一件至宝。

每个拥有神之眼的人都可以选择一件武器炼化为专属武器,炼化后可将武器收入命之座温养,培养武器和命之座的共鸣,使其能100%发挥出神之眼的威力。

在魈看来,辰石是天生的习武之人,就该挥舞着刀枪棍棒耀武扬威,而非托着法器扭扭捏捏。

“即使不用专武,寻常的使剑挥枪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辰石笑着道。

“一别数月,看来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魈用仙力扫了一遍辰石,看到他真的恢复如初也是微微惊讶了。

上次一别,直至今日也不过一个月出头而已,他就已经痊愈了。现在一想,他受伤之后的第二日就跟着自己学身法了,倒也该见怪不怪了。

辰石这边就有些尴尬了,不着痕迹的揉了揉屁股,他始终无法忘记魈一脚蹬在他屁股上踢碎了元素护盾,将他踹的飞了数十米落地啃了满嘴泥巴的场景,简直是梦魇!黑历史!

不过庆幸魈当时应该没什么印象了。

翻身跳进围栏,辰石拿出一瓶雷樱酒来,“要喝吗?”

“这是,酒?”魈不确定的道。“也不是不可以。”

辰石拿出两个杯子来,一人倒了一杯慢慢的喝着。

魈已有千年未曾尝过酒水的味道了,此番在此畅饮,倒是突然心情舒畅了许多。

可能是酒,也可能是有人共饮。

“听说你的神识受伤了?”魈突然问。

你怎么听说的?

辰石一头雾水,明明自己的命之座都被封锁了,怎么感觉是个人都知道神识的事。

先前钟离就看出来了,还特地给自己弄了一服安神茶。怎么连璃月都没进去过的魈也知道了。

看着辰石诧异的眼神,魈解释道:“前几日借风留云真君邀请众仙去她的洞府一聚,期间理水叠山真君说过,有人试图通过他在璃月的媒介介入因果窥视他的命轮,被他打伤了神识。”

“理水叠山真君说起那人的长相「头顶一枚神之眼,下颚一把小胡子」。”说完魈一看辰石,“我想着,那便是你了。”

辰石:“……”

真是谢谢你能记住我的胡子。

不过他心中也算是有了明白了,七七果然是一众仙人的手笔,其中理水叠山真君作为千百年前将七七封入石珀从而沾染了因果。自己本来是强破七七的命之座,没想到却顺着因果找到理水叠山真君的头上了,这样看来,当初对方那一手没直接弄死自己真的是庆幸对方当时没有个坏心情。

“无妨,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而且现在已经恢复了。”

“那便好。”

…………

场面又陷入了沉默,魈很明显的不会找话题,事实上他能跟辰石说这么多话,若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了。

两人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倒也自在。

辰石想起了什么,翻动虚袋,拿出三张符箓来,交给了魈。

魈有些奇怪的看着这几张符箓,与百无禁忌箓完全不一样的刻画方式,从来没有见过呢。

辰石在一旁解释道:“这个叫五雷震煞符,以仙力激发,可引目所向前方百丈内降下雷霆、五雷轰顶,最关键的是。轰杀邪魔,不沾染因果,虽然没有试过,但是对魔神怨力应该也是有效果的。”

魈一言不发的看着辰石。

“这是五方大符,可净化邪魔妖物。下次如果你再受业障侵扰的话,把这个贴在脑门上可能会有用。”

“凡人之物,对仙家无用。”魈摇了摇头。

“有没有用你也拿着,说不定真能救命呢。”辰石直接道。

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呢,看在是为我着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这是六丁六甲符,用了之后可保你不受邪魔之气侵扰,无邪祟能扰你心神。”

辰石幽幽的说道:“这些啊,全都是我用精血所画,画了几天呢,你可要好好使用啊。”

魈怔住了,心中那早就不知道去哪的感情突然触动,像是在平静的水面扔进了一个石头,激起几番涟漪。

不去问他为什么做到这种地步,只是郑重其事的把符箓收了起来。

“我会珍惜的。”

辰石见魈收下符箓,也是舒展了眉头,笑了起来。

喝下一口酒,见魈沉默不语,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比起守护璃月千年的他所遭受的业障,几滴精血又算得了什么呢,顶多虚弱个几天而已。若是能帮到他的话,那就更好了,毕竟魈现在也算是他的一个师傅呢。

时间过去很快,转眼一瓶酒便喝的见底了。

辰石一抹嘴,正要告辞,魈却叫住了他。

见他一翻手,拿出一个小玉瓶来。

“仙人法力强大,你的神识虽已恢复,难免会留下印痕。这瓶药,是我从甘雨哪里要来的。”魈有些不好意思。“喝下去,会有帮助。”

辰石愣了一下,随意咧嘴一笑,“多谢。”

接过仙药一饮而尽。

“告辞了!”

“他日再会。”魈点了点头。

他注视着辰石翻身一跃从屋顶跃下,而后传来几声老板娘菲尔戈黛特的惊呼。

“你这死骗子怎么会在老娘的房顶上!?”

魈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把自己的杯子和辰石放在那里的杯子并排在一起。

“朋友,竟能给人这种感觉。”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被BOSS杀100次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 我想只想躺赢 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 开局夺舍明世隐 王者:开局李白精通,杀穿全场 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 CSGO之最强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