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六章 卯叔看辰石,越看越喜欢

第六章 卯叔看辰石,越看越喜欢(1 / 1)

另一边,辰石带着白术飞速追逐着胡桃可能去的位置。

“往前!蛇闻到了胡桃和七七的气味!”

辰石闻言精神一挣,加快速度,踩着石板在地上冲着浪,尘土飞扬,林中鸟兽受惊飞奔四散。

快!再快!

“蛇感觉已经离得很近了!”

“最快速度了!再快就撞树了!”辰石也是满头大汗的道。“咱神识还受着伤呢,你别催我了!”

胡桃终于到了目的地,找了一块平坦的腹地把七七放了下来,害怕她逃跑还特地的紧了紧口袋。

“稍等哈,搭建场面很快的。”拍了拍七七迷糊的小脸蛋,胡桃开始忙活。

从虚袋掏出一把铲子,开始奋力刨坑,胡桃手脚麻利,没要多久就挖出了一个土坑出来,这手艺一看就是个老手了。

“呼!”胡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好还好,七七个子小不用太大的坑,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扔掉铲子,胡桃又开始摆桌子,香炉,蜡烛,纸钱。

都是事先准备妥当的,按班就位就完事,铺好场面,点燃香炉蜡烛。

“事不宜迟,情况特殊,就不等吉时了,你别怪我哈。”

胡桃掐了一个往生印,嘴里念念有词,念完归引辞,再拿出一张符篆来,大魔王式的走向七七,“往生符可定住你的神魄,到时候我把你神魂直接带入灵界,再埋了你的躯体,就万事大吉了。放心,不会有痛苦的……唉!?”

胡桃正想象着即将完成的仪式,忽然陡生变故。只听到有一物破空而来,啪的一声,再看手中的往生符已被击碎。

“是谁来扰乱祭礼!”

胡桃大怒,掏出护摩之杖来,刚一回头却看到一条青蛇飞掠而来,吐着信子嘶嘶作响,张口便咬向自己。

“哎呀!”胡桃被这蛇吓了一跳,扬起护摩之杖直接砸落。

那蛇似乎也只是吓吓胡桃,并没有继续纠缠。灵活的躲过胡桃这一杖,一转蛇躯跑到七七那边去了。

“胡桃!!你这家伙!”

辰石白术两人终于赶到。

两人离着大老远就看到胡桃拿着往生符就要往七七头上贴,这玩意一贴上去七七就真的要去往生了。

情急之下辰石和白术联手,一人毁去符篆,一人(蛇)喝退胡桃。

好在,终于赶上了。

白术从麻袋里救出七七,看着小姑娘并无大碍,不免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看着仍旧懵懵懂懂的七七,白术狠狠地瞪了胡桃一眼。

“下次别想在不卜庐里买琉璃百合了!”

“啊?别啊!”胡桃做贼心虚,耷拉着脸不敢狡辩,一时间急得话都说不出了。

不卜庐里是有琉璃百合售卖的,数量极少。虽然不是最上等的天然百合,但整个璃月只有不卜庐有。

往生堂在为一些富豪等上位身份置办仪式的时候往往就会用到琉璃百合撑场子。

这下好了,琉璃百合被自己玩没了……

白术没听见胡桃的话一样,带着七七直接跑路,仿佛在这里多带一秒七七就会有危险的样子。

白术带着七七离开了,留下胡桃傻站着。

辰石则是好奇的看着胡桃摆弄好的祭坛,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些玩意,场地虽然简陋,但辰石还是认识这些东西都是往生堂最好的,看得出胡桃对七七很“用心”。

辰石看到那边一个人发呆的胡桃,喊了她一声:“哎,为什么不去无妄坡?”

“太远了,背着七七我会累死的。”胡桃低声道,看着眼前被她简单布置的仪式,叹了口气,心情低落。

“七七早前在石珀里被人发现,本来就是送到往生堂安葬的,不过当时我却恰巧不在,就搁置了几天。”胡桃闷闷不乐的收拾东西,一边说,“等我回来的时候七七已经打破石珀逃走了。唉,这次多好的机会又搞砸了。”

辰石看着胡桃沉默不语,看来他要找个时间好好的跟胡桃聊聊七七的事了。

点燃的蜡烛和香炉里的香薰还有好多,但已经不能再接着用了,被胡桃扔在她费力抛好的土坑里,捡起铲子吭哧吭哧填着土。

辰石驱动神之眼,瞬间就把那个坑给填平了。

胡桃愣了一下,随即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别想着以后让我给你挖坑。”辰石直接预判了胡桃的小心思。

“付钱给你嘛!”胡桃噘着小嘴。

“免谈。”

“小气鬼!”

收拾好现场,二人踏上回去的路,此时早已是满天星辰,辰石跟胡桃说起了七七的故事。

辰石静静地说着,胡桃跟在辰石后面也是安静的听着。

良久,胡桃停下脚步,沉默不语。

辰石回过头来看着胡桃,小姑娘没有了刚才的神采,摆弄着手指头,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辰石啊…我做的,是不是很过分啊。”胡桃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辰石笑了笑,走近胡桃,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替她拨去发丝上的树叶尘土。

“确实很过分…”

辰石感觉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不免有些心疼。

“可是你做的仅仅是为了完成往生堂的契约。契约是要完成。不过你想,七七没有委托人,她是被路人发现送来的,往生堂也就没有必要的义务必须送七七去往生,没有甲方,那么这个契约就是单方面不存在的,所以放过七七现在弥补错误也还来得及哦。”

“真的吗?”胡桃高兴的抬起头看着辰石,她的眼眶红红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七七不会恨我吗?”

“七七啊”辰石笑了笑,“她记性很差的,说不定明天就忘了呢。”

“没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辰石感觉自己跟钟离待久了,说话都有些老气横秋,这可不行。

不过这话对胡桃很是受用,小姑娘悲伤来的快去的也快,擦了擦眼睛开心的笑了起来。

“太好了!只要七七不怪我,说不定我还真能和她做朋友的!”胡桃笑着,“她爱喝椰奶是吗?”

“包在我身上,我会给七七找很多很多的椰奶!一定能弥补我的过错的!”胡桃拍了拍胸脯,自信的道。

辰石瞥了一眼胡桃,煽风点火道:“真的吗?那你可真了不起,你要是能弄到椰奶,说不定真能让白术另眼相看,七七或许真能跟你做朋友的。”

“瞧不起人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打打闹闹,一路上不断的拌嘴,这画面似乎格外温馨。

回到往生堂,已经是夜里一十点多了,意外的在门口碰到了钟离。

钟离俯着栏杆,眺望着即使在黑夜也是灯火阑珊的璃月城,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想着什么。

“哟,钟离!”解开心结的胡桃又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样子。

钟离点头,“你们俩是去了哪里,这么晚才回来?”

“没啥,跟着胡桃跑了一单生意。”辰石打了个哈哈。

钟离笑了笑在没在追问,反而关心起了辰石:“辰石兄,可觉得晚间有什么不适吗?”

“额,说起来还真有点,感觉脑子不好使了……”

胡桃憋着笑,吐槽道:“你本来也就不是什么聪明人。”

钟离笑了笑,“你的神识前不久受伤了吧,我这有一服安神茶,喝了对你会有些帮助。”

钟离多少对辰石抱有歉意,为了不让辰石把他看到到处说,只能趁他睡觉时封了他这部分记忆,之后却发现辰石的神识居然受伤严重。

想了一下午,还是担心自己封了他的记忆可能会对他有什么伤害,特地去找甘雨要了一副仙药。

“先生有心了,多谢多谢!”辰石大喜,神识受伤真不好受,加上刚才追胡桃一直在强行使用神之眼,整个人已经很疲惫了。

“嗯,有帮助就好。”

“嗯?辰石受伤了?”老胡的反射弧有点长。不过还是很担心的看着辰石。

“没事,小毛病,替人算命总有些磨损的。”

搪塞过胡桃,几人便也散去了。

辰石是住在往生堂里的,胡桃有给他准备房间,跟钟离挨着,属于客卿的待遇一种。

回到房间里,辰石把钟离给的安神茶泡了喝,靠在床头,然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又忘了什么关键的东西。

一边想着一边喝着茶,调动了一下神识,他惊喜的发现受伤的神识居然在很快的修复,残留在神识里的仙力也在被彻底的驱散着。

钟离先生大善!

喝完安神茶,洗漱好,辰石懒懒的躺在床上,开始想自己忘了什么了。

“唔……好像和七七有关…七七,白术,啊,椰奶,对了椰奶!”

辰石一个激灵坐起来,香菱!

那天被白术识破香菱给的椰奶其实是驴奶过后,辰石虽然去找香菱但是却没找到,打算着第二天再去找,结果打岔给忘了,一直搁到现在。

“好啊,差点让你给跑了,居然拿驴奶糊弄我。”

“明天就找你算账。”

某个山洞里,找了一天食材的香菱身心俱疲,没能早点赶回璃月,眯着眼休酣的香菱突然感到一阵寒意,睡眼惺忪的起身挑了挑火堆,又添了几根柴,让火烧的更旺,更热,然后抱紧热乎乎的锅巴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辰石起床直奔万民堂。

万民堂开门还是挺早的,这里也有卖早餐,来买早餐的人也不少,卯师傅正在忙里忙外,看到辰石来也是毫不客气的指使他开始干活。

辰石本来是来这找香菱的,却稀里糊涂的成了临时员工,帮着收钱给客人打包早餐。

一个小时过去,辰石跑的腿都酸了,总算是忙活完了,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思考人生。

卯师傅笑着端过来一份刚给辰石做好的早餐,辰石抓着包子米粥大口的吃着。

“辛苦你了,刚才多亏有你在,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没散架。”

“得了吧你,看着不过30多岁的人就老骨头了。”辰石腹诽。咽下满嘴的食物,呼噜了一口粥,终于感觉舒服多了。

“卯叔你可真不客气啊,可累死我了。”

“哈哈哈哈,实在忙不过来了,你来了真是帮了大忙了。”卯师傅笑眯眯的看着辰石,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年轻人,而且跟自家香菱的关系很好,要是可以……

“卯叔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辰石很是疑惑的看着卯师傅,对方这眼神,感觉很不正常啊。

“没有没有。”卯师傅敷衍道:“对了,你是来找香菱吗?”

“对,香菱不在家吗?”辰石往四周看了看,他来的够早了啊,就是怕香菱早早的跑掉。

“不在家。”卯师傅摇了摇头。“她研究菜品的清心不够用了,说要去庆云顶摘点回来,连着两天没回来了。”

“清心??”

辰石满脑袋疑惑:“那玩意不是入药的吗?还能做菜?”

卯师傅笑了笑,“琉璃亭的招牌天枢肉,用的关键食材就是清心哦,小女为了专研清心的调用配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

是啊,不知道谁又遭了多少罪。

既然香菱不在,辰石也就没必要多待了,起身告辞。

卯师傅笑着送辰石出去。

辰石连忙推辞拒绝,这卯师傅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怪了,该不会想抓我给他女儿试菜吧。

逃跑似的出了万民堂,一门顿时被撞了个软香入怀。

“爸爸,我回来了!给我准备两份早餐!我要先去……唉呦!”小姑娘的呼声声似银铃,跌跌撞撞的捂着额头后退。

这是一个身穿红色衣着的少女,清爽俏丽的深蓝色短发,后面的一部分编成麻花辫盘成了蝴蝶结一样,动起来又如蝴蝶轻舞。

腰上别着的小铃铛当啷作响,雪白的长腿上打着几个绷带,膝盖上还贴着创可贴,看上去受了不少伤。

“香菱!”辰石皱着眉揉了揉胸口,香菱刚才的一记铁头多少让他有点不好受。不过他看着眼前灰头土脸的少女,却忽然感觉自己多少有点守株待兔的意味了。

“啊?辰辰辰……辰石!”香菱看着辰石眼神有些慌乱。“你怎么在这?”

不知道什么物种的“锅巴”从香菱的背后跳出,勇敢的拦在辰石面前。

凶巴巴的某样甚是可爱。

最新小说: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 我想只想躺赢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 网游:开局被BOSS杀100次 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 CSGO之最强选手 王者:开局李白精通,杀穿全场 开局夺舍明世隐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