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终章(1 / 1)

那剩余的8名地煞显然是吓破了胆,这明显不属于人间的力量让人根本生不起任何想要抗衡的心思,他们本还想逃,可此刻宛如神祇般的李瞎子显然不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随着他眼眸中光芒闪动,只见那两只冥火凤凰煽动翅膀,随之一团团如龙卷风般的黑色冥火便飞了出去,那火焰看似很慢,可总是在眨眼间便前进数丈之远,像是瞬间移动一般直接锁定了剩余的八名地煞,根本逃避不得!

“不!”看到这一幕,唐玄彻底慌了,只听他大吼一声,想要出手营救剩下的八名地煞,可老道士把唐玄看得死死地,一旦唐玄出手,老道士必定纠缠而上,根本不给唐玄机会。

任凭那八名地煞用尽全力,可对于这诡异的冥火根本无法形成任何阻挡之势,在他们沾上冥火的瞬间,黑色的火焰便冲天而起,彻底的燃烧起来,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这剩余的八名地煞便被直接烧成了一片虚无,从出现到消失,这十三名地煞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直接把人给看傻了。

“这泥马也太屌了吧?”袁杰惊讶的张大嘴巴,“这要是用来杀人,就是绞尽脑汁都查不来的呀,居然连一抹渣都不剩,太恐怖了……”

“这个御兽师莫不是献祭了自己的整个家族?才召唤出来这两头远古神兽的吧?”林杰出神的自言自语道,“原来阴阳两界果真存在这种超脱六道的力量!”

在十三名地煞被李瞎子活活烧死之后,唐玄的处境便显得岌岌可危起来,在气势上便已经弱了老道士许多,此时再加上解决完地煞之后的李瞎子直接参战,双方形成多对少的局面,顿时唐玄便直接落入下风,那黑色的冥炎如跗骨之蛆一般,任凭唐玄如何辗转腾挪,可始终都躲不过去,无奈唐玄只能狼狈的不断后撤,可面对老道士和李瞎子的前后夹击他又怎可能全身而退?眼看李瞎子的冥炎已经烧到唐玄的背后,而正面又是老道士咄咄逼人如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唐玄已经被彻底逼入绝境!

“不!我不能死!!!”临死前,唐玄瞪着通红的双眸不敢的怒吼道,那吼声震天响,可丝毫不能挽救唐玄的局势分毫,眼看那冥炎已经是近在咫尺,死亡的气息已经将唐玄整个人笼罩其中,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

“唐玄可不能死!”骤然间,一道洪亮且中气十足的声音仿若惊雷般从天而降,那声音之中蕴含着磅礴的道力,竟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产生了短暂的恍惚,也正是这短暂的恍惚,及其有效的延迟了李瞎子和老道士的前后夹击,为唐玄赢得了瞬间的喘息。

就在这恍惚之际,突然一块黑色的样貌平平无奇的正方形玄铁从天而降,直接挡在了唐玄的后背,那看似无坚不摧的冥炎在撞在玄铁上之后,竟然无声无息的直接熄灭。

紧接着,一道接着一道人影从天而降,仿若从虚无中走出,为首的那人,气宇轩昂,气势骇人,满头银丝却是精神矍铄,举手投足间似乎都与天地大道暗暗相合,单单是那气势,便让在场的我们猛地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

所有人呆呆的望着出现的那帮人,他人犹如唐玄的天降神兵,出现的毫无征兆,只是当我看向为首的那老者的时候,整个人彻底震惊,大脑一片空白!

那一刻我感觉我像是做梦一般,就那么死死地盯着叶倾那张熟悉的脸看了大半天,可整个人仍然无法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以及跟随着叶倾身后的那些人——死而复生的唐夏松、叶长河,始终对我笑脸相迎的叶长空,以及更多我见过或者没见过的叶家其他人,甚至连消失了许久的林芝华和吴天,都出现在叶倾的身后。

“这……”很显然,此时出现的叶倾便明确的表明了他的立场,可我无论如何无法相信居然连整个叶家都是祭道宗的,而且看叶倾的地位,在祭道宗里非常之高。

如果说比唐玄的地位还要高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位置了——祭道宗的宗主,当这个极其恐怖的猜想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的时候,刹那间脑子里许多的疑团突然便迎刃而解,但与此同时带来的是彻底掀翻了我的世界观的震惊。

“叶倾就是叶天尊!!!”

这个猜测虽然看起来极其离谱,但此时看来又及其合理,我转头看向周围其他人,想要感受别人和我同样的震惊来慰藉自己的内心,可我惊骇的发现,袁杰只是冷冷的盯着叶倾,并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

“你知道叶天尊就是叶倾本人么?”我惊讶的盯着袁杰问道,而果不其然袁杰冲我缓缓的点了点头,“不仅只有我知道,赵三也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告诉你。”

“什么叫合适的时间!?”我激动的抓着袁杰的肩膀吼道,“什么叫合适的时间你告诉我?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俩居然一直瞒着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其实我俩打算这两天就告诉你的。”袁杰依旧面色平静的说道,“只是时间不凑巧,叶倾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按照正常逻辑下,你俩的碰面,应该是在盛会上,而不是这里,现在看来显然这老东西忍不住了,要提前出手。”

“可为什么不能提前告诉我呢?难道是怕我通风报信么?那余霜呢?余霜在哪里?”我转过身,努力的看向叶倾身后的人群,倒是并没有看到叶余霜的影子,这让我微微的出了口气,但随之而又提心吊胆起来。

“叶余霜应该没事儿。”袁杰说话间有些迟疑,“其实叶天尊就是叶倾,但又可以说不是,因为叶倾本人是双面人格,你懂吧?简单地说就是有好的一面有坏的一面,坏的那一面他是祭道宗的宗主,好的那一面他是叶家家住,他一直在努力去杀死另一面的反社会人格,可很遗憾,现在看来,叶倾的反面人格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个事儿,叶余霜自己应该都不知道,我和赵三知道,是因为赵家是叶家的直接对手,但我们没办法告诉你,首先这事儿需要你自己去经历,其次过早的告诉你对于并没有任何好处,因为这段时间你所遇到的困难,考验凡是跟祭道宗有关的,说白了都是叶倾正反面两重人格斗争的结果,而你需要在这里面不断成长,我们一直在等待叶倾能带来一个好的结果,可很遗憾还是出现了今天这样的情况。”

袁杰的话直接把我给听傻了,居然还有双重人格这种事儿,我抬起头再次看向叶倾,内心情绪之复杂已经无法用言语去表述了,只是看到叶倾轻而易举的逼退了老道士和李瞎子,而后将唐玄给保了下来。

此时,叶倾犹如居高临下般盯着李瞎子,说道,“李道,没想到你居然真能献祭整个御兽家族的所有,俩召唤出冥火凤凰,这样做真的值么?”

“值得!”李瞎子直直的盯着叶倾,隐忍着愤怒,“只要能亲手杀了你,做什么都值得!”

说着,李瞎子转过身对我说道,“方远,我和你师父段重阳隐居在村子里十多年,就是为了躲开叶倾,可最后你师父还是被叶倾给杀死了,虽然之后叶倾的正面人格一直在引导你不断成长,可我知道迟早我是要死在叶倾手下的,所以才走的那么匆忙!”

听着李瞎子的话,此刻我的脑袋是一片浆糊,这和叶倾所说的版本完全不同,正当我疑惑的时候,那被反面人格战具了主导的叶倾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懦弱的家伙,居然还想培养出一个双瞳来面对我?简直是痴人妄想,今天我就把你这个双瞳的眼珠子抠掉,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那得先问我同意不同意!”就在此时,一股磅礴的力量自我们身后突然爆发,我猛地转过身,来者居然是师祖陈韵,以及他身后的黑白无常谢必安和范无咎,而赵三也跟在他们身后,除此之外,我一直挂念的无面人,还有袁家的几位长老,同时出现!

随着陈韵几人出现,原本倾斜的战场,此刻再一次变得旗鼓相当起来,我师祖陈韵的实力虽然不怎么了解,但无论是陈韵还是黑白无常,都是修行了数百年的存在,以他们的实力想必就是叶倾都不敢小觑。

“这泥马,天雷撞地火啊!”此刻我猛然意识到,可能等不到盛会的那一天,今天下午应该就是大决战的时候了!

这一刻,这小小的山坡却弥漫的浓郁的硝烟,气氛紧张的空气似乎都能滴出水一般,当叶倾终于忍不住,对陈韵发起攻击的那一刻,决定整个江湖生死的战斗,终于彻底打响!

毫无疑问,我和袁杰以及赵三以我们的实力很难参与到这场战斗之中,而我也终于意识到师祖陈韵的实力究竟有多么恐怖,只见他举手投足间,便是天崩地裂,而叶倾更是夸张,一招一式都足以扭转乾坤,让天地明灭!

这两人相隔甚远,中间却出现一道空白地带,只见陈韵伸手指天,手掌握住的瞬间,似乎将整个天幕都拽了下来,恐怖的力量于其手心汇聚,宛如一个畏缩的小宇宙在其手心运转一般,随之,那蕴含着恐怖力量的星河便被陈韵打了出去。

星河肆虐的瞬间,整个天地似乎都被击穿,所过之处于无声无息之中灰飞烟灭,脚下的山峰开始猛烈的摇晃起来,广袤的天幕出现道道裂痕,形成绝世含有的奇观。

这边,我在落单的人群中找到了林芝华,无论如何,我要把林生和周怡可的仇报了,还要那么多惨死在她手下的那些女孩儿,第一次交锋的时候林芝华的实力便已经和我旗鼓相当,但现在她已经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随着我九字真言读到第四个字,林芝华便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最终彻底死在“者”字下面,整个人被绞成一团血泥,死状及其悲惨!

转过头来,叶倾和陈韵的战斗也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状态,两人的战斗没有其他人敢上去掺和,说白了今日哪一方能够站到最后,关键还是看这俩人的结果,叶倾和陈韵的战斗此时吸引了绝大部分的目光,而两人完全是旗鼓相当,一时间分不出胜负

修士的恐怖在这两人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提现,每每出手便是如山呼海啸般足以震动天地的力量,两人身下的道观已经被狂暴的力量夷为平地,而旁边一个光秃秃的山峰竟然已经被那力量的余波给削去数米之高,混乱之际天地明灭,飞沙走石,一道接着一道数丈高的土浪冲天而起,让人不得不一退再退!

我本来还在想着如何才能帮助师祖拿下叶倾,可师祖陈韵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居然做出了惊人的决定,他似乎知道除了和叶倾同归于尽之外根本不可能有两全之策,所以正在战斗的陈韵突然出乎意料的直接死死地抱住了叶倾,而后他直接经脉逆行,将自己毕生的修为彻底引爆!

那一刻犹如蘑菇云般的爆裂惊呆了在场所有人的众人,以叶倾和陈韵为中心,爆发出一颗犹如星辰般的光点,而后那光点急速扩大,演变为炽热的白光,白光所过之处,一切物体都灰飞烟灭,漫天的气浪将整座山脉都震撼的不断摇晃,也就在此时忽然一只大手直接拽着我就向后跑去,“赶紧走,留在这等着被吞噬么!?”

我机械的跟着赵三向后奔跑,脑袋里却全是叶倾选择自爆的那一幕,从他自爆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和叶倾便彻底化作了一道虚无,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只是我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最终,叶倾和陈韵同归于尽之后,祭道宗的人终归还是彻底的失败了,所有祭道宗的余孽全被铲除,而我们自然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陈韵死了,李瞎子因为献祭了自己的生命也是油尽灯枯,追寻了我师父段重阳的脚步,老道士身受重伤,命悬一线,但好在尚有救活的可能,黑白无常全部阵亡,恐怕冥界又要选出新一任的黑白无常,虽然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可谢必安还是给我留下的极为深厚的印象。

当我从赵三口中得知那个一直暗中保护我的就是我的师娘,我师父短重阳的爱人之后,我整个人彻底愣住了,我本应该想到的,因为师娘曾经加入过祭道宗!

当战火逐渐平息,我们这几位为数不多的活下来的人内心已经是一片死寂。

袁杰从他哥哥手中接过一枚五帝钱,就是当时师祖陈韵交代给我的那枚五帝钱,当我将五帝钱攥在手中的瞬间,便已经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磅礴的力量,最终,凭借着赵三的那只红绣鞋和这枚五帝钱,我成功的破除了魙的诅咒,而我也因此成为了阴阳两界唯一拥有魙能力的人。

叶余霜和我一样,对于这一切一无所知,当她最终得知真相,想要跑过来告诉我的时候,已经被叶长空软禁在家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天出现这么多大事情,可叶余霜总是联系不上的原因。

数年之后,清明节,公墓。

我、叶余霜、袁杰、赵三、李露还有林佳佳,我们静静的站在一排墓碑前,那里埋藏着那些为我们奉献了所有的人的尸骨,我师父段重阳、师祖陈韵、师娘林荫、李瞎子等等等等。

看着逐渐绕少成灰烬的金元宝,倏然见一阵微风吹来,我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灿烂的阳光,蔚蓝的天空,内心一片平和……

(全书完)

最新小说: 高武模拟器:我能逆天改命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重生之科技之子 我的末世模拟器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俗主 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僵尸:开局拒绝九叔 夏花的末世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