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三国之袁家天子 > 第五十七章 太自傲的鞠义

第五十七章 太自傲的鞠义(1 / 1)

冀州,邺城。

夜幕降临。

主位上坐着一位四十六岁的中年人,长得一张堂堂正正的脸,岁月留下的沧桑,难掩那一份依稀可辨的俊朗。

他就是袁绍,字本初。

按照轨迹,他还有几个月就四十七岁了,正是官渡之战爆发,他兵败于曹操,然后吐血而亡,河北就易主曹操。

堂下。

站着三排人,都快排到大门口了,河北实力真不容小视啊,人才济济啊。

做为河北霸主的袁绍,手下有名的谋士有田丰,沮授,许攸,逢纪,郭图,审配,荀谌,辛评,辛毗。

这九大谋士各有千秋,都有各自的专长和弱点。

河北四庭柱:张郃,颜良,文丑,高览。

战将:焦触,麴义,张南,吕翔,吕旷,吕威璜,高干,淳于琼,郭援,眭元进,牵招,苏由,阎柔,韩莒子,王门。

田丰当为袁绍的首席谋士,以他直率的性格,肯定第一个跳出来谏言,现在却闭嘴不言。

他内心实在是不知如何言语,现在首要任务是赶紧灭了公孙瓒啊,而不是在这里议论一个人!

袁绍微眯眼目,环顾一圈后,便淡淡说道:“最近显誉,很是闹腾啊!”

下面的人,顿时沉默了,谈家事,谁好意思插嘴啊。

一名年近二十岁的青年,不屑说道:“父亲,依我之见,他终究是那冢中枯骨罢了!”

他就是袁尚,字显甫,袁绍最疼爱的三子。

他身段高而修长,直挺的鼻子,唇上红润,凌厉的眼目,英俊而白净的脸庞。

“对,还唯才是举?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袁尚的狗腿子阵营:审配,逢纪,立即跳出来附和道。

一名年进二十八岁青年,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幽暗深邃的冰眸子。

他就是袁潭,字显思,袁绍的长子。

袁潭却反驳道:“显甫啊,显誉胆略过人,怎么会是冢中枯骨尔?还是说显甫没有其胆略,而嫉妒乎?”

“是啊,进许昌如覆平地,计耍曹,吕,刘三方混战于平舆,千里偷庐江,怎么看都不似会冢中枯骨尔!”

袁谭的狗腿子阵营:郭图,辛评,辛毗,跳出来讽刺道。

站在中间的一名青年,看着他俩争斗,满脸的苦涩啊。

他年进二十五岁,唇红齿白,圆脸蛋,高鼻梁,整体显出温文尔雅之色,挺帅气的。

他就是袁熙,字显奕,袁绍次子,存在感极低。

“哎!”袁熙望着两位兄弟相争,满脸的苦涩叹息。

保守派系的众人,看着那是相当的无奈啊,这河北是人才济济了,就是整天的窝里斗,而无法团结一致对外。

“你.....”袁尚闻言,立即目眦尽裂了,愤怒的看着袁谭,一直语塞啊。

袁绍看着两个儿子相斗,他是知道的,心中也是不好受啊,可自己却喜欢袁尚,而袁谭却是长子啊。

田丰看不下去了,赶忙转移话题道:“主公!当务之急乃是灭了公孙瓒,进而统一河北,出春麦收后,南下灭众贼!”

田丰这意思,说得天下拥兵自重的诸侯都是贼啊,而袁绍就是正人君子啊。

袁绍闻言后,瞬间便恢复霸主状态,瓮声说道:“易京战事如何了?”

这时,武将阵营,走出一位身材魁梧,年近三十的汉子。

他就是鞠义了,历史中用八百先登营,打败公孙瓒几万大军于界桥,虽然有夸大的嫌疑,但打败公孙瓒乃是事实。

鞠义听到袁绍问询战事,便倨傲不逊的说道:

“启禀主公,末将在界桥打败公孙瓒后,他从此龟缩在城内,其部下逐渐对其失去信心,只需围困城池,过些时日必会不攻自破!”

鞠义的语气,仿佛吊炸天般,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对同僚都是以鄙夷之色对待,那真是自恃清高啊。

其实这乃是鞠义的本性罢了,说他有异心,是不存在的,就是太自傲了点。

可惜他跟错了袁绍这个主子,他不该一直拿着界桥战役说事,而不懂得谦虚。

袁绍可是最恨部下在自己面前自傲,而不懂得谦虚,他甚至还怕功高盖主。

袁绍眼目微眯看着鞠义,内心瞬间起了杀心,便冷冷问道:“为何围困了三个月,还攻不破?”

鞠义闻言,便解释说道:“启禀主公,公孙瓒占据高耸的城池,内城粮食也不缺,属下用尽办法攻城无果,只得围城,进而策反其部将!”

田丰很会察言观色,他发现袁绍对鞠义起了杀心,心中顿时起了怜悯,也非常可惜这位大将。

鞠义是位很有才能的统帅,就是不懂得谦虚,骄傲自满。

不过田丰作为首席谋士,还是要为河北着想的,他刚想对袁绍谏言,却被打断了...

“休得辩解!”一声大喝声传来。

“攻不下易京,就灭不了那公孙老贼,汝还诸多借口辩解,说什么攻城无果,我河北兵多将广,精锐之兵三十余万。”

“汝率十万将士攻城会打不下?那老贼不过区区三万惨兵,你分明是与那公孙老贼蹿通好了,来人啊,把这厮拘押收监!”

说话的正是袁尚,一脸的义愤填膺,仿佛他就是主公般。

袁谭刚想出言力驳袁尚,却被郭图一个眼神禁止,示意他不要异动,更不要惹火烧身。

谁都看得出袁绍现在不喜鞠义,甚至还起了杀心,只有鞠义本人还不自知而已。

袁尚刚刚取了巧,撞到了袁绍心坎上罢了,袁谭敢这时候出言力驳,就是撞枪口上了。

袁绍听闻后,那是心花怒放啊,袁尚实在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谋士们表面沉默,武将们却有点寒心了。

其实鞠义不想将士们死伤太多,才用围城之计而已,可现在却被冤枉与公孙瓒蹿通,这就是谋反之罪了,是要诛满门的。

甲士们顿时无情的走进来,架着鞠义就往外拖去,鞠义内心慌了。

鞠义欲要辩解,向着主位上的袁绍看去,却看到袁绍那冷漠的脸色,连问都不问一下,显然是默认了。

鞠义的心彻底伤透了,不过他担心家小的安危,便解释喊道:“主公!我没有啊,没有与那公孙瓒蹿通啊....”

迎来的却是袁绍冷漠的眼神,鞠义心彻底凉透了。

鞠义被押下去后,袁绍没有发过一言,也没有说怎么处置鞠义的家小,显然只是处置鞠义一人而已。

袁绍深知鞠义在军中很有威望,拘押他入狱就算了,若是再灭了鞠义满门,必定会引起将士们的不满,进而会引起兵变的。

所以袁绍还是知道人情世故的,旋即对着武将行列喝道:

“颜良,即刻前往易京统帅鞠义部,不惜一切代价强攻易京,三日内我要见到公孙瓒的首级!”

武将行列中,顿时走出一名约三旬的武将。

他身高八尺,孔武有力的臂膀,有点黑的皮肤,浓眉大眼,厚嘴唇,一双凌厉的眼目。

颜良整个人的气势如猛兽般,他腰间的那把刀还在嗡鸣着,似许久未饮血一般,给他整个人添加一种大魔降临似的。

颜良跪下对着袁绍道了声:“诺!”,随后站起便向着门外走去,一身杀气把旁边人都惊住了。

最新小说: 大国上医 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 我在亮剑当兵王 娱乐之我的治愈系女友 晚风不似你深情 大医李可 帝国大佬被我气炸了 三国:开局被孙策追杀 文娱之我要成名 大汉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