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好女婿 > 第081章 连塔乡余孽

第081章 连塔乡余孽(1 / 1)

“额头伤势不重,应当不会有内淤。”

老马检查完宋卿娘的额头,又轻轻把起了她的手脉,沉吟道:“脉象弱而无力,倒不凶险,睡上一觉,明日便能醒来。回城后,去回春堂找坐馆郎中瞅瞅,抓上几服安神益气的药,调养一阵便好。”

“那就好。”

沈宽点点头,这么看来,嫂子也是有惊无险。

他瞅了一眼刚才嗷嗷惨叫,现在痛得昏阙过去的铁塔,倒是这家伙要吃的苦头多。

不过既然他俩都无性命之虞,那就该干正事了!

随即,他站了起来,对老马说道:“走吧,叔,咱们去会一会这刺客。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要对我下如此杀手!”

“走,看看去。”

……

另一个帐篷里。

冒家三兄弟正看押着刺客。

这刺客正是当时手持弓弩,去查看铁塔死活的老四。

不过等他追到铁塔身边,放下戒心之时,却被铁塔给算计了。他实在料想不到,这个身中两箭的猛汉,居然还能拼尽全力,奋然跃起,一铁棒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当场他便昏死过去。

沈宽和老马进来后,这刺客还处于昏迷状态。

老马一看到他身上的布面甲,顿觉有些熟悉,蹲下身去揭开这人的蒙面巾。

蒙面巾下面是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约莫四五十来岁,看到此人容貌后,老马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脸色有些古怪。

沈宽察觉老马脸上神色不对,问道:“叔,莫非你认得此人?”

“算是认得吧。”

老马突然说道:“宽哥儿,不如就将此人交给我来处置吧!”

沈宽大手一挥:“但凭马叔处置。”

老马点了点头,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瓷瓶,取下瓷瓶的盖子,放到刺客的鼻子下。

也不知瓷瓶里是什么药物,很快原本刺客微弱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苍白的脸上也浮现些许红晕,紧接着长吸一口气后猛烈地咳嗽了起来,最后才缓缓睁开双眼。

刚一醒来,看到蹲在自己身前的老马,他立刻就要起身反抗,但却发现四肢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尤其是脑袋,被铁棒猛击之后,昏昏沉沉,头痛欲裂!

冒家三兄弟见状,赶紧上前将他摁住,生怕反咬师傅一口。

老马开口问道:“别挣扎了,莫说你受了伤,便是没受伤,你也不是他们三兄弟的对手!说吧,是谁指使你们路上伏击沈宽的。”

这人艰难地举目四顾一番,才看到站在老马身后的沈宽,脸上露出一丝蔑笑,“你真是命大,这样也没弄死你!”

沈宽摊摊手:“不好意思,吉人自有天相!你我素不相识,更是无冤无仇,说吧,到底谁让你们半路截杀沈某的!”

刺客并没有回答沈宽的文化,而是目光回到跟前的老马身上,嘶哑着声问道:“我另外几个兄弟呢?”

“他们没你命硬!”老马摇摇头,淡淡地答道:“这会儿估计黄泉路上已经过了奈何桥了!”

“大哥,二哥,三哥!”

听闻这话,刺客脸上闪过哀痛之色,挣起脖子,高声道:“既然技不如人,败在尔等手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至于其他,老子无话可说!”

说完,他便闭上眼睛,引颈受戮!

老马见状,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总该要想一想连塔乡吧?”

连塔乡三字一出,刺客顿时如遭雷击般,浑身一阵剧颤,原本平静的脸色瞬间化作大惊。

他双目怒睁,死盯着老马,眼神仿佛要择人而噬的猛兽:“你是谁?”

老马仍旧平静如水,继续淡淡地说道:“我是谁,你不知道,也不用知道。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说了,我保证给你一个痛快!”

“你……”

刺客咬牙切齿道:“祸不及家小!”

“呵呵,一群孤魂野鬼,也配跟我讲规矩?”

老马勃然变色,戾喝:“你们能活到如今,已是不易了,为何不好好珍惜,却还要出来作死?若是你等家小今后遭了厄运,那皆是拜你等所赐!”

“哈哈哈,你果然知道我们!”

刺客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罢之后,脸上满是苦涩,喃喃自语道:“是啊,我等苟活于世,已是不易!但此番我们若是不来,用不着等今后,家中立时鸡犬不宁!”

老马哦了一声,有些了然,的确,以他对这帮人的了解,若非受人威胁,不应该自己作死,出来抛头露面干这种暴露行踪的活儿。

“我等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刺客说道:“但请阁下言而有信,不要留难我等家人!”

老马点点头,道:“你知无不言,我自然说到做到!”

刺客说道:“令我等半路伏击截杀之人,乃是县衙马快总捕头刘…刘元丰。”

“刘元丰?”

沈宽眼神一寒,自己与刘元丰没有那么深的过节,不用想了,刘元丰不过是听命行事之人。

这半路截杀自己的背后主事之人,绝对是金万钱这条老狗了!

沈宽奇道:“以你们的身手,还有你们的武器制式,不该是普通山匪,为何要受刘元丰摆布?!”

“因为刘元丰和他们一样,都是戚家军残部!”老马突然说道。

戚家军残部?

这会儿都万历四十年了,戚继光将军都过世二十多年了,怎么还整出一个戚家军残部了?

听刚才老马和他的对话,沈宽知道,这个戚家军残部一直躲在连塔乡苟活着,好像是在躲避什么人祸?

这中间应该还有什么隐情来着。

刺客挣扎了一下身体,却被冒家三兄弟死死摁住。

沈宽摆摆手,示意他们哥仨放开他。在这帐篷里,谅他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刺客艰难地爬起身来,对着沈宽噗通一声跪下,重重磕了一个头,哀求道:“还望沈…沈总捕头,给个痛快,莫要折磨我,更不要为难我等家小。”

沈宽知道,这刺客应该不是怕自己的手段,而是担心马叔的手段。

难道这刺客还知道马叔另有其他身份不成?不然怎会如此畏惧他的手段?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沈宽皱眉道:“既然连塔乡还有你们的同伙,他们难道不会再听刘元丰的摆布,再一次截杀沈某吗?”

“不会的!不会的!”

刺客连连摇头道:“刘元丰上次来连塔乡时,答应过我等,此次无论成败,终生不再踏进连塔乡半步,更与我们恩断义清!此乃我的腰牌,有此物为证,连塔乡中人,绝不会再与沈捕头为敌。”

他最后的一句话,倒是让沈宽有些意动了。

不管怎样,这些人可是戚家军的残部啊!一股不可多得的强大力量。

对方献上腰牌,那自己岂不是可以拿着腰牌去收服他们?

沈宽带着几分询问的意思看向老马。

老马点点头,道:“这帮人,倒是一群好手。”

沈宽伸手接过腰牌看了一眼,只见腰牌上写着‘步营第拾叁队队正于洪’一行大字。

“你叫于洪?”沈宽问道。

刺客道:“正是。”

“连塔乡戚家军残部,都听命于你?”沈宽问。

于洪道:“听命于我们兄弟四人,不过我大哥二哥三哥,都不愿主事,所以平日都由我来管事。”

沈宽又问道:“如何能让他们信我?”

于洪道:“你找一个叫陶吉的人,说他还没出生的孩子叫于成,因为陶吉跟我约定过,将来他这孩子出世,就过继给我。这事儿,除了我们谁都不知道。只要他信了,其他人也就信了。”

说得有模有样,不像假的。沈宽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多谢!”

于洪拱手抱拳,随后释然道,“动手吧!”

沈宽现在突然有点不忍下手了,这样的人,收为己用不是更好吗?

老马显然看出了沈宽的心思,嘴角微笑,摇了摇头。

他说道:“于洪,你是条汉子,你既然有腰牌相赠,那我也成全你一回,让你自行了断吧!”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接扔在了于洪的跟前。

沈宽正要张嘴,却见老马挥挥手,道:“宽哥儿,我们出去吧,让他一人独处,留个体面的死法!”

“马叔,我……”

“出去说!”

老马打断了沈宽的话,对冒家三兄弟摆摆手,示意他们撤出。

于洪蹲下身子,捡起匕首,对老马躬身抱拳一礼:“多谢!”

沈宽心有不甘,不过还是被老马拉出了帐篷。

到了帐篷外。

沈宽急道:“马叔,这于洪……”

老马抬抬手:“宽哥儿,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收服不了他!”

沈宽问道:“怎么就收服不了?”

“其一,他大哥二哥三哥,都死于你和铁塔之手,你觉得他真的能在你手下心无芥蒂的办差,为你效死命?”

老马解释道:“其二,他刚才也说,此番截杀成与不成,都与刘元丰恩断义绝,你知道不成的代价是什么?就是他们兄弟四人都死在路上,绝不能独活回到连塔乡。最后,他既有腰牌相赠,便有了托付之意,若无决绝之心,怎会将连塔乡那帮子人托付于你?”

沈宽一听,照这番分析,这于洪还真是收服不了。

可他还是觉得这种人不收为己用,委实可惜,说道:“叔,你看他连腰牌都给我了,也许我多劝劝,他就愿意了呢?”

“给你腰牌,既是托付,又何尝不是一种交易呢?”

老马笑道:“你想啊,你既然有腰牌在手,要将连塔乡那帮人为你所用,你又怎会失信于于洪,为难他们的家小呢?”

“懂了!”

沈宽恍然大悟,这于洪心思还挺缜密啊。

砰的一声。

帐篷里的人影突然一倒!

冒家三兄弟飞快进了帐篷,然后又出来帐篷。

沈宽眼皮子微微一颤,于洪没了。

老马轻轻闭起双眼,叹息一声,喃喃一句:“是条汉子,临别少了一碗酒,甚憾!”

冒龙从帐篷里出来,拱手报道:“东家,一刀扎进心窝子,神仙难救!”

沈宽嗯了一声,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明日帮他,还有他那三位兄长,一人准备一副棺木,过两日送他们回连塔乡!”

最新小说: 和全球大佬共享系统,我无敌了! 大明烟火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校花跳楼死亡后我重生了 反盗墓:开局吓跑摸金校尉 三国:每周一个签到大礼包! 三国:签到大雪龙骑,开局截甄姬 大明次子 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 特区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