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好女婿 > 第078章 废油炼皂法

第078章 废油炼皂法(1 / 1)

翌日天光大亮,沈宽才迟迟起来,错过了县衙点卯的时辰。

他洗漱一番,将公服穿戴整齐后,出来院子。

就见他爹沈大耷拉着脸,逮着他一阵数落。

沈大数落他不该去那烟花柳巷之地宿醉,浪荡半夜才归家,竟耽误了县衙点卯这等大事。万一惹恼了县令老爷,丢了差事,让沈家今后在县城里如何立足?

罗氏也苦着脸叨叨,说他万一在外惹出个风流债来,如何对得起远在西乡的林家小姐云云。

沈宽听着一顿脑壳疼。

他记得自己昨天夜里回来的时候,爹娘在屋里睡得鼾实,怎会知道自己半夜宿醉回家呢?还知道自己去了烟花柳巷之地浪荡。

不用想了,九成九是沈魁这小子在爹妈面前嚼自己的舌根子了。

这个时辰,沈魁也不在家,沈宽只再找机会收拾这小兔崽子,教他做人了。

随即,他跟爹娘告了个罪,说是衙门有急事,脚底抹油赶紧出门,直奔了县衙。

到了步快班房,沈宽安排了步快今日的巡弋差事。

罗济领一房,麻杆人还没到,就由假弥勒代他领一房。

等步快房的人走得差不多了,麻杆才姗姗来迟,终于出现了。

沈宽一看这家伙,一路小跑进来虽然红光满面的,但双脚明显打着漂儿,昨晚在常乐坊估摸着没少折腾。

“你小子,这都什么时辰了?差事还要不要了?”沈宽故意打趣道。

麻杆笑道:“头,昨晚折腾惨了,嘿,今天差点下不了床。”

沈宽示意他坐下,然后问道:“冒家哥仨呢?”

“还在常乐坊睡觉呢。”

麻杆摇着头,笑道:“我出门时听常乐坊的狎司讲,这哥仨昨晚一人一个红倌人,折腾到了五更天才罢休!”

“搞到五更天???”

沈宽大惊:“这哥仨是牲口吗?”

“可不?常乐坊的梅妈妈说,这哥三就是三头野驴!”

麻杆也道,“我估摸着啊,这哥仨是在深山老林里憋疯了,这头一回进城逛窑子,可不就往死里整了!”

沈宽哈哈一笑:“好吧,你记得结账的时候,多给上几两银子,这三头野驴不好伺候,昨晚那三个红倌人估计也遭老罪了。”

麻杆应道:“嗯,我会照办的。”

沈宽看了看外头天色,道:“照你刚才说折腾到了五更天,那冒家三兄弟不到正午,是不会醒了。”

麻杆嗯呢一声。

沈宽道:“这样,我今天和郭班头还有其他公务,就不招呼他们了。正午过后,你带他们哥仨城里转转,看看他们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然后明天一早,你带他们哥仨去聚祥兴,找卿娘嫂子支二十两银子带上,让他们把银子带回月牙山,交到马叔手里。”

“好嘞。”

麻杆:“正好我娘让我给郑兑捎几件衣裳过去,索性明天我带他们回月牙山吧。”

沈宽微微颔首:“行,就这么定了,今天你就休沐吧,反正有假弥勒替你代班领差。”

……

……

一晃十几天后,月牙山山谷。

经过这么多日的开垦拓荒,月牙山工坊已经初具雏形。

这一日,月牙山工坊。

十几口大铁桶整齐地排列在一个盖着油布的窝棚下面,锅底的火焰熊熊燃烧。

每个铁桶前面都站着两名青壮,其中一人用一杆大木勺子不停地在铁桶中搅拌,另一人则慢慢地往里面加油脂。

沈宽、宋卿娘、郭雄等一行人都在旁边看着。

月牙山招募的这些流民青壮们,经过短暂的培训后,前几天就已经开始投入肥皂的炼制和生产了。

今天沈宽和宋卿娘还有郭雄齐齐来此,倒不是特意来检验青壮们的制皂手艺,而是专门来检验郑兑提出来的废油炼皂法,到底能不能行!

所谓的废油制皂法,是郑兑熟稔肥皂炼制工艺之后,自行摸索出来的一套用废油来炼制肥皂的方法,按照他的说法,一旦废油也能制皂的话,每一块肥皂的成本,将会得到大大的降低。

对他这行为,沈宽自然是鼓励的。

所以今日特意带了聚祥兴的其他两位东家一起上月牙山,观瞧郑兑的废油炼皂法。

“诸人听号,开始……搅!”

“你……油倒慢点!”

“你……搅拌得太慢了,要加把劲!”

月牙山工坊的管事郑兑,匆忙地游走在各个铁桶之间,一边仔细观察着桶里的情况,一边对桶边的青壮们发号施令着。

几个来回穿梭下来,他早已是浑身大汗湿漉漉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终于,铁桶中的油脂变成了半透明的淡黄色。

接着,郑兑指挥着负责搅拌的青壮们,将里面的溶液舀出来,倒入旁边准备好的模具中。

等入模完毕,沈宽带人迅速过去围观查看。

“怎么样?你的废油,到底能不能炼出肥皂来?”郭雄急问着郑兑。

郑兑蹲在地上,细细观察了一番模具之后,起身对沈宽和郭雄、宋卿娘拱手报道:“禀三位东家,废油的确能炼皂,不过就是肥皂的颜色略显深了些,用来炼制黄玉皂绰绰有余,但用来制成白玉皂,这成色就容易显黑,差强人意!”

“的确!”

沈宽也蹲了下来,察看了几个模具里的肥皂,随后点点头,说道:“废油炼黄玉皂,的确是个降低成本的好办法,至于白玉皂系列,还是继续用新油吧,至于四大美人,更要用好的新油才行。这番,也能体现出咱们聚祥兴的肥皂,价钱不同,成色不同,档次不同,品质也各不相同!”

宋卿娘蛾眉微倾,道:“小叔叔说的是,上次铺里来了位大娘子,就曾跟奴家提过,她说咱们的白玉皂,与四大美人看似相差无几,价钱却相差甚远,正该弄些不同档次的才好。”

郭雄哈哈一笑,乐道:“咱们聚祥兴卖得最多的还是黄玉皂啊,照宽哥儿刚才这般说,这废油炼皂法,今后又能帮咱们省下一大笔银子了?”

沈宽微微点了点头:“不错!”

“郑兑,好样的!”

郭雄高兴地拍了一下郑兑的肩膀,对沈宽说道:“兄弟,郑兑替聚祥兴想到了废油炼皂法,该赏!”

沈宽道:“是的,郑兑一心为公,自然当赏。”

说着,沈宽对宋卿娘道:“嫂嫂,回城之后从账上支出二十两银子,由你送到羊市巷郑家,亲自交代郑兑的老娘手中。”

宋卿娘轻轻嗯了一声,表示知晓。

郑兑闻言,顿时激动,连忙作揖高喊,谢东家赏,谢东家赏!

郑兑被沈东家一下子赏银二十两,顿时惹来工坊中所有青壮们的羡慕,一个个口中啧啧称奇。

沈宽又对在场众人说道:“从今往后,只要对聚祥兴有帮助,有好处的想法和建议,你们都可以跟郑兑郑管事提,提议一经录用,赏银一两起!”

一时间,整个工坊里山呼东家仁义,聚祥兴万岁。

郭雄和沈宽见着眼前的此情此景,彼此对视一眼,暗自微笑。

民心可用,月牙山工坊可以铆足劲儿,大步往前走了!

……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沈宽他们准备下山回县城。

郭雄明日轮休,左右无所事事,索性今晚留在月牙山过夜。

至于沈宽和宋卿娘,一个明天一早县衙要点卯,一个明天一早聚祥兴要开市,所以只能先行动身回县城了。

如血的夕阳,将在土路上缓慢前行的马车镀上了一层血色。

沈宽稳稳地坐在马车的车辕上,挥鞭赶着车,而铁塔则骑着马,随扈在马车左边。

此时夕阳无限好,三人一边慢慢行进着,一边聊着闲天,排遣着风尘仆仆路途上的孤寂。

马车前方不远处的路边,长着几丛绵密的灌木。

突然,灌木丛中微微耸动了几下。

不过沈宽驾着车离得远,并没有注意到,铁塔更是没想过这条常来常往的大路,会出现什么异常情况。

此时,灌木丛中藏身着四个人。

这四人的伪装手艺颇高,身上穿着土黄色布面甲,各人身上都扎着荆棘灌木,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一眼扫过,四人几乎与周边黄土地化为一体。

等着马车渐渐逼近,四人中为首的中年汉子,压低着嗓子问身边伙伴道:“确定就是此人了?”

“错不了,赶马驾车之人便是他!”

同伙眯着眼睛说道:“随扈在马车左右的骑马猛汉,就是他的贴身扈从。给我们的讯息里不是说,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巨灵神一样的大高个子吗?绝对错不了!”

“好,既然目标确认了,那兄弟们就动作麻利点,取了姓沈的人头,立马撤走,不要多做停留!”

为首汉子下完令之后,便缓缓将手中弩弦拉上,又将一根黑乎乎的弩箭放进了弩槽之中。

“队正,万一马车里坐有老幼妇孺,到时也一起杀了吗?”另外一名伙伴问道。

说着,他也将自己手中的弩用力上弦,然后将身边的那杆长枪紧紧握在手里。

“唔……”

为首中年汉子略作思量后,狠声道:“一个不留!”

“好吧,如果真有女人孩子,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其他几人人微微点头,旋即不再言语,屏息等待沈宽的马车靠近。

哒哒哒……

马车离灌木丛越来越近。

四人眼见着马车进入伏击圈,为首的中年汉子低吼一声:“弟兄们,动手!”

“杀!”

话音刚落,四人几乎同时暴起,抬起手中弓弩,‘嘭…嘭嘭’几声弓弦声响。

嗖嗖!

离弦的弩箭,如闪电般射向正在驾车的沈宽和骑马的铁塔二人。

最新小说: 三国:签到大雪龙骑,开局截甄姬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最强败家驸马爷 大明次子 校花跳楼死亡后我重生了 大明烟火 和全球大佬共享系统,我无敌了! 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 三国:每周一个签到大礼包! 特区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