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好女婿 > 第080章 老马识途

第080章 老马识途(1 / 1)

这个时候,再装填火药和铅子,用火铳放冷枪,肯定来不及了。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沈宽赶紧伸手抓过地上尸体旁的长枪,双手紧攥着长枪,然后装死……

几个呼吸间,脚步声传来,刺客出现在土坡上,弯腰俯身正要去探沈宽的死活。

突然,沈宽拼尽全力,把手中长枪送出!

刺客脸上泛起一抹惊骇,举起手中弩箭想要再射。

可惜他的速度还是稍慢了一分,沈宽手中的长枪闪电般刺穿他的小腹,贯穿了他的后背。

刺客惨叫一声,扑倒在地,瞬间没了动静。

这一冷枪,已然拼尽了沈宽全部的体力,此时他眼前有些发黑,双腿一软顿时瘫坐在地上,半天都没力气爬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稍恢复了点体力。

之前肋下被长枪刺中,虽然有锁子甲护持,性命无忧,但却是一阵钻心剧痛。

他小心地解开衣服一看,锁子甲已经被刺穿,锋利的枪头穿进他的皮肉,鲜血已经染红了内里的中衣。

所幸只是皮外伤, 他强忍着痛,用中衣暂时堵住淌血的伤口,简单处置一番后,才拖着乏力的身子爬上土坡,去往铁塔他们那边查看情况。

“沈…沈头!”

来到铁塔这边,这家伙身上被射了两弩箭,不过还活着,而且身边躺着两具尸体。

显然都是他搞死了。

“还能不能动弹?”

沈宽看铁塔的情况有些不妙,一支弩箭扎穿了他的肩膀,一支弩箭射中了小腹位置,身上衣物已经染红一大片,小腹位置还丝丝渗着血。

铁塔龇牙一笑:“还,还行。”

沈宽不敢轻易去拔铁塔身上的两支箭,他知道这弩箭是带倒钩的,强行拔扯出来的话,血肉都得撕掉一块去。

他让铁塔先别动弹,然后又赶紧去往宋卿娘那边查看。

宋卿娘身上倒是没有中箭,但坠下马时,估计是磕碰到脑袋了,此时人已是昏迷不醒。

摔着脑袋,情况真是可大可小了。

基本的急救常识沈宽还是有的,对于这种可能头部受创的病人,不能随意搬动,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检查宋卿娘的情况。

宋卿娘脸色苍白,右边额头有一个不小的肿包,落地时应该就是撞到了这。所幸这片是黄土地,都是大土疙瘩,没有坚硬锋利的砾石,不然脑袋磕上去的创口就不是这样了。

他再探了探宋卿娘的鼻息,尚算匀称,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

不过现在铁塔不能动弹,宋卿娘又昏迷不醒,沈宽肋下还被长枪挑破了肉,三个人都是伤号,一时半会儿沈宽真是犯难了!

关键是两匹马,一匹被刺客一枪贯穿颈部,当场毙命,另一匹拉车的马被弩箭射中眼睛,惊厥狂躁地不知道跑到何处。

离县城还有一大半的路程,三人现在这种状况,根本不可能熬到县城。

向月牙山求救?

此时去月牙山,至少要走上一个时辰,沈宽倒是能勉强拖着身体走过去,但是他一走,宋卿娘和铁塔这两个重伤号怎么办?

再看天色,已入黄昏,再过一会儿,这天就要黑了。

再这么荒郊野岭过一宿,沈宽担心铁塔和宋卿娘的伤势熬不住。

一时间,竟有些束手无策了!

约莫过了一会儿。

沈宽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

有人来了!

他垫起脚稍稍远眺,足足有七八骑之多的马队!

等马队一靠近,沈宽才发现,竟是马叔、郭雄还有冒家三兄弟等人。

“贤弟!”

“宽哥儿!”

“东家!”

“沈东家!”

马队一抵,众人纷纷下马,被眼前现场一幕给惊呆了。

“宽哥儿,有没有事?”

老马第一时间来到沈宽身边,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凝重的脸色才淡淡散去,说道:“还好,只是皮外伤,将养些时日便能恢复。”

郭雄等人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无大碍!”

沈宽摆摆手,指了指昏迷不醒的宋卿娘和瘫坐着的铁塔,道:“快去看看他俩。”

郭雄和冒家三兄弟闻言,才注意到铁塔这小子脸色已经苍白的吓人,明显失血过多。

老马将沈宽微微搀扶起,然后扫了一眼地上的几具尸体,还有弓弩和长枪等兵器,皱眉说道:“能用得有这些家伙什,可不是普通的山匪啊!”

“的确,尤其是他们使的长枪!四名刺客都使同一制式的长枪,我也是头回见。”

沈宽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马叔,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半路遇袭的?”

“我们哪里能未卜先知啊?”

老马摇摇头,感慨道:“也是万幸啊!冒龙和冒虎哥俩在山谷隘口巡弋,正看到有匹马儿被人射瞎了眼,一路狂啸,来回乱窜。上前一查,才发现这匹马正是你们回城车驾的马。我断定你们路上肯定出了事,所以匆匆忙忙带着一干人出谷来寻你们了。”

“原来如此。”

沈宽暗暗庆幸,真是得亏了那匹马儿啊,不然今晚后果不堪设想。

马叔微微一笑:“真应了老马识途那句话,若是那匹马儿没有跑回山谷隘口,我们也无从知道你们在路上遇险了。”

“贤弟,马车并未损坏,套上马儿还能用,我将铁塔和宋家娘子先安置进车里。”

郭雄走了过来,说道:“天色不早了,先回月牙山吧?”

沈宽一看,冒家三兄弟和几个月牙山青壮,已经重新将马车套上。

老马也说道:“对,先回月牙山。前些日子,我让郑兑从城里的回春堂购置了不少药材,炼了点伤药,就为了以防万一的。我看那宋家娘子,还有铁塔,都不是要命的伤,老夫粗通些医术,回月牙山我再替他们二人诊治一番便是!”

沈宽应道:“好,先回月牙山!”

郭雄翻身上了马,对沈宽伸出手来:“贤弟,你与为兄同乘一骑吧。”

沈宽接手一踩马镫,坐到了郭雄身后,与他同乘一马。

“东家!”

突然,冒豹蹲在一具刺客的尸体旁,喊道:“东家,这还有个能喘气儿的。”

“居然还有活口?”

沈宽闻言,眼神一厉,挥挥手吩咐道:“先带回山里。”

……

……

马队一行人回月牙山时,月亮也悄悄爬上了半山坡。

郑兑听闻此事后,匆匆带人过来安置。

现在土窑已经有打好的了,不过还在阴干通风期,所以大家还是住在窝棚帐篷。

老马让众人把宋卿娘和铁塔都抬进他住的窝棚里。

郑兑让人找来几十根烛火,统统燃起,帐篷内一片通明。

老马取来酒囊,先给沈宽的伤口简单做了消毒,然后从床底摸出一个木匣子,揭开盒盖,里面是一种褐色药膏。

盒盖一打开,一股浓郁的麝香味就从盒子里散发出来,闻到这股气味,沈宽顿觉精神一振,原本有些昏沉的脑袋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

“上好的金疮药,涂上这玩意,过个三、五、八天,你这伤也就好了。”

老马说着,从匣子里挖出一些药膏,均匀地涂抹在沈宽的伤口上。

伤口刚接触到药膏,便是火辣辣地疼,但片刻后伤口处生出几分清凉感,疼痛顿时大减轻。

舒服多了。

“多谢马叔,”沈宽谢完,赶紧催道,“赶紧去看看他俩。”

老马轻嗯一声,来到铁塔身边,看了看铁塔的两处箭伤,说道:“还成,看似血渍呼啦的,其实扎得不深,没伤着筋骨。小子,忍着点!”

“嘿嘿,俺皮糙肉厚,尽管来。”

铁塔面色苍白,嘴唇干巴得都起皮了,他咧嘴一笑,比哭还难看。

老马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柄锋利的匕首,在旁边烛火上炙烤。

等匕首烧得发红了,他才回到铁塔身边,单腿跪压在铁塔右手上,一手抓着箭杆,另一手熟练地用匕首把箭头两边的皮肉切开,把箭支给取出,一时间皮肉的焦味四处弥漫。

剧痛之下,铁塔惨嚎连连,响彻整个月牙山!

老马大呼:“抓住他,别让他动,肚皮那里还有一支!”

冒家三兄弟和郑兑等人赶紧七手八脚,统统上去,才将铁塔给制住。

紧接着,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痛到最后,铁塔直接昏死了过去。

众人一惊。

老马挥挥手,道:“没事,死不了!”

接着,他帮铁塔涂着药膏,然后包扎好两处伤口,笑道:“行了,这小子体格好,虽然失血过多,但将养些日子,又能生龙活虎了!”

最后,才轮到诊治宋卿娘。

最新小说: 和全球大佬共享系统,我无敌了! 大明次子 校花跳楼死亡后我重生了 三国:每周一个签到大礼包! 大明烟火 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 反盗墓:开局吓跑摸金校尉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特区往事 三国:签到大雪龙骑,开局截甄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