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好女婿 > 第073章 达则兼济天下

第073章 达则兼济天下(1 / 1)

沈宽嘿嘿一笑,没皮没脸地说道:“岳父大人,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请求!”

“说吧,你还有提甚请求!”林大望不耐烦了。

沈宽道:“一两五钱银子一石米,五百石的陈粮,小婿要付咱们家七百五十两银子的粮款,对不?”

林大望点点头,道:“错不了!沈宽,我告诉你,一两五钱一石米,你打哪儿都找不到这么贱的粮价,你这回是捡了大便宜啰!”

“是是是,这不是岳父大人心疼小婿我吗?”

沈宽继续讨好地笑道:“不过这七百五十两银子,眼下小婿还不能一次性给您支付全了。”

“咳咳咳……”

林大望猛地咳嗽起来,指着沈宽的鼻子,又是大急:“你你你……你个兔崽子,竟想白拿我的粮食?”

“岳父大人别急,您先别急!”

沈宽赶紧解下系在腰间的包裹,将金灿灿的金叶子双手捧起,道:“岳父大人请看,这里是二十片金叶子,能顶一百两银子。”

一看到一片片黄澄澄的金叶子,林大望眼睛都直了,好家伙,这么多金叶子,沈宽这小子哪弄来的?

惊讶过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二十片金叶子也不够五百石的买粮钱啊。”

“当然不够!”沈宽说道:“这二十片今叶子,按照市价能顶一百两银子,只多不少。小婿打算用这二十片金叶子做订金,剩下六百五十两银子的买粮钱,小婿会在一年内分期付清,如何?”

“这怎么行?”

林大望不同意道:“哪有买粮食还分期付银子的?”

“这不就有了吗?”

沈宽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一下,道:“一年内分期付清买粮尾款,我再跟您加三十两银子的利钱,如何?”

“这……”

林大望犹豫了,六百五十两银子一年内付清,再加三十两利钱,这笔买卖咋做都划算。

只是……

林大望有些担心沈宽支付粮食尾款的能力。

沈宽看穿了他的心思,笑道:“岳父,您也不想想,我才到衙门当差几个月,便挣到了这这二十片金叶子。如今我都贵为县衙步快总捕头了,您还担心我会还不起,赖了这笔账?”

这话一说,林大望顿时念头通达了。

对啊,这小子当初去县衙谋差事的时候,兜里就几两银子,还是自己给他的。短短数月后,就能随随便便拿出二十片金叶子,好家伙,肯定是在码头任职巡拦差事时,攒下的浮财。

果然啊,衙门公差好捞钱啊!

既如此,那这三十两利钱就必须挣了,反正不怕沈宽这个堂堂步快总捕头赖账。

随即,他眉头一皱,微微一跺脚,道:“行,就依了你,一年内付清余下的六百五十两银子,外加三十两利钱!”

“那就合作愉快啦!这二十片金叶子便是订金,您收好了!”

沈宽直接捧起包裹,将二十片金叶子交到了林大望手中。

林大望一接过金子,脸上忍不住喜从心来,嘴上却说道:“你等会儿,我去去便来!”

林大望捧起金子直接出了厢房。

林月婵看着眼前翁婿交易成功的一幕,忍不住说道:“二十片金叶子,就轻而易举地弄走我们家五百石的粮食,沈宽,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哪里轻而易举了?”

沈宽白了白眼睛,说道:“余下的钱款,一年内要付清的,还要额外多付你爹三十两利钱呢。”

“那你也是赚了,”林月婵道,“你在城里这么久,还不知道粮价几何吗?一两五钱一石的粮食,就算是陈米,你也偷着乐去吧。”

这倒是实话。

沈宽嘿嘿一笑,道:“这还不是多亏了娘子从旁帮衬我?”

“谁帮衬你了?莫要往自己脸上贴金!”

林月婵瞪了他一眼,道:“不过是你这无赖,拿鞑子贩粮的事来要挟我爹,我不愿我们林家多事而已!”

“嘿嘿,哪里是要挟啊?我不就顺嘴一说嘛!”沈宽现在拿下五百石粮食,心情甭提有多美了,随便林月婵怎么说。

“来了,来了……”

这时,林大望回来厢房,身后跟着管家林福。

林福手中端着托盘,盘中摆着笔墨纸砚。

林大望从托盘上取来一张契书,对沈宽道:“贤婿啊,这是为父刚刚让管家草拟的契书,你签个字画个押,咱们这桩买卖就算成了!”

“还要契书啊?”

沈宽接过一看,这契书写的还挺详细,除了注明时间地点、总数五百石粮食、一两五钱一石米的单价之外,还写了收讫沈宽订金一百两银子,剩余尾款一年内付清,并加利钱三十两等等。

林大望笑道:“俗话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哩,更何况你我翁婿呢?”

“好吧,我签字画押便是!”

说着,沈宽从托盘上取来毛笔,提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并摁了手印。

契书签字画押完,这五百石,足足六万斤的粮食,算是落定了,沈宽只需改日再派人来西乡取粮便是。

这下,此番回乡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一半。

……

第二天,沈宽带上铁塔,拎着两坛子从城里带来的高粱烧,从林家出来。

林大望和林月婵将他送到了大门外。

看着沈宽和铁塔打马离去,林大望突然想到了什么,诧异道:“我都忘了,他在城里跟人合伙什么买卖,竟要采买这么多的粮食。”

“这个女儿倒是知道一些……”

林月婵娓娓道出了沈宽采买粮食安置流民,准备在月牙山一带囤地建寨的事。

林大望一听,顿时捶胸顿足道:“我的亲娘祖宗!月婵,你昨日为何不跟爹说这些呢?”

林月婵奇道:“跟您说这些干嘛?”

林大望心疼道:“爹可以用粮食拿他的短呀!你想,他安置这么多流民拓荒垦地,将来这月牙山真让他们搞出好收成来了,爹也可以分上一杯羹,不是?”

“爹啊,您想多了。”

林月婵摇头一笑:“您还想从他身上占便宜,他只要不来家里占便宜,您就烧高香吧!”

林大望一愣,想起昨天的交易,随即点了点头,郁闷道:“也对,这沈憨批精得跟泥猴似的,甭想榨出油来!”

林月婵笑了笑,不再言语,望向沈宽消失的背影……

……

这边,沈宽和铁塔并没有回县城,而是一路打马,往老马家的方向去。

老马是个猎户,家住在西乡附近的一处半山腰上,住的是一间简陋的木屋,木屋四周用栅栏围着,房前屋外堆满了木柴。

沈宽来的时候,老马正在门外篝火上烤着一只山鸡。

鸡肉烤的金黄,油脂不停地从鸡肉上滴落,掉在木柴上‘呲呲’作响,浓郁的烤肉香味弥漫四周。

火堆旁边卧着一条黑色的老狗,看着火堆上的烤鸡急得直吐舌头哈气。

沈宽刚到这条狗就警觉地冲着他的方向狂吠,他只得停下脚步来,冲老马喊道:“马叔,我是沈宽。”

最新小说: 三国:每周一个签到大礼包!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大明次子 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 校花跳楼死亡后我重生了 最强败家驸马爷 特区往事 和全球大佬共享系统,我无敌了! 大明烟火 三国:签到大雪龙骑,开局截甄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