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明好女婿 > 第033章 黑水帮赵鼎

第033章 黑水帮赵鼎(1 / 1)

翌日酉时。

日落西山,近黄昏。

福源酒楼是北门码头一带,林林总总这么多酒家中最大的一家。虽然不在县城内,但北门码头一带往来商旅众多,货运频繁,所以生意也颇为红火。

酒家的二楼,沈宽昨日就让麻杆来包了场。

此时,漕帮的晁天保、胡莱,黑水帮的帮主赵鼎,都已悉数到场,唯独不见通河帮的当家乔元山。

不过以沈宽和金万钱势同水火的关系,乔元山不来赴宴,也实属正常。

黑水帮的赵鼎,年约四十,蓄着山羊胡,穿着白色绸缎圆领衣,看着不像吃江湖饭的,反而更像个读书人。

赵鼎自顾独坐着,一边悠然品茗,一边等着正主儿沈宽,和晁天保和胡莱两人,全程无交流。

无论是在金县的名头,还是在北门码头一带的势力,晁、胡二人和赵鼎都不是一个量级的,赵鼎不屑理会他们,也属常理。

晁天保久在码头混,自然想上前和赵鼎亲近一番,不过却被胡莱拉了回来。

胡莱看得通透,提醒晁天保,咱们漕帮虽然实力尚弱,但咱们背后站着沈头,代表的是沈头的脸面,可不能上赶着热脸蛋贴赵鼎的冷屁股,最后丢了沈头的人!今天他瞧不起咱,今后让他攀不上咱!

晁天保一听,点点头,是这个理儿,对啊,赵鼎算个屁,他刚来码头立棍那会儿,不啥也不是吗?

随即,便绝了去攀交的心思。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响。

沈宽带着麻杆一起上了酒家二楼。

“沈巡拦!”

“沈头!”

晁天保和胡莱率先站了起来。

沈宽笑眯眯地向二人点头致意,然后看向赵鼎,拱手问道:“想必这位便是黑水帮的赵当家了吧?”

赵鼎缓缓起身,稽首回礼,笑问道:“沈巡拦好眼力!不过为何不猜我是通河帮的乔元山呢?”

“因为我知道,如果你们二人,只来一人赴宴的话,那绝对不会是乔元山。”

沈宽大笑道:“整个北门码头谁不知道金万钱和我水火不容,乔元山敢赴我的宴,就不怕金万钱扒了他的皮?”

赵鼎奇问,“那你为何还派人给他送请帖呢?”

沈宽耸耸肩:“我这人平日习惯有枣没枣儿,都打上三杆子,万一乔元山真来赴宴呢?能让金万钱不痛快的事,我都喜欢干,反正多送一封请帖而已,不过顺手为之而已!”

赵鼎大笑:“沈巡拦真是个妙人!”

“来,几位当家,都请坐吧。”

与赵鼎寒暄两句之后,沈宽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将胡莱、晁天保一并请到旁边的酒桌前。麻杆很机灵地给沈宽轻拉了一下椅子,待沈宽坐下后,便跑到楼梯口,冲楼下喊道:“王掌柜,赶紧将酒菜送上来吧。”

“晓得嘞。”

……

……

不一会儿,酒菜就上齐了。

满桌子人都是吃码头饭的,倒没有那些穷酸文人吃酒的繁文缛节。大家推杯换盏,有说也有笑,酒桌上的气氛倒是相谈甚欢。

所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赵鼎也就直奔主题了,问道:“沈巡拦派人送帖请赵某来此,肯定不是单单把酒言欢来的,沈巡拦不如开门见山?”

“哈哈,行吧,赵当家痛快,我也就不虚头巴脑了。”

沈宽慢慢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如今北门码头,鱼龙混杂,势力交错,沈某既然添为码头巡拦一职,自然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码头一方治安,保护往来商旅一方平安,不是?所以,今天请赵当家,还有漕帮两位当家来此,就是想与诸位一起坐下,共商共谈。”

赵鼎问道:“商谈什么?”

沈宽说道:“商谈诸位在北门码头混饭找钱的规矩!”

“唔?沈巡拦想给我等定规矩?”赵鼎仿佛在听一个笑话似的,一脸不可置信。

“赵当家也可以这么理解。”

沈宽淡定地点了点头,看向晁天保和胡莱:“你们二人可有意见吗?”

“没意见,在北门码头,漕帮上下唯沈巡拦马首是瞻!”晁、胡二人齐声表态道。

“行了,别演了!”

赵鼎霍然起身,不屑地瞥了一眼晁天保和胡莱二人,冷笑道:“现在谁不知道,漕帮的背后是沈巡拦,你让他们往东,他们敢往西?”

“你这贼厮……”

晁天保见他挖苦,恼怒地站了起来。

赵鼎眉头一皱:“怎么?你们漕帮想与我们黑水帮开战?”

胡莱拍案而起:“战便战,你胡爷爷要是说个怕字,就是你狗.娘养的!”

笃笃笃——

沈宽轻轻用食指关节叩了叩桌子,淡淡地说道:“坐下!”

朝、胡二人闻言,重新坐了下来。

不过赵鼎却没有坐下,而是继续说道:“沈巡拦,我们黑水帮的规矩,自有人定,就不劳烦沈巡拦了。”

说罢,他拱拱手,微笑道:“今日与沈巡拦相谈甚欢,不过就是这酒有些上头,哈哈哈,下次赵某一定回请沈巡拦。时候不早了,赵某帮中也有其他要事,就先行告辞了!”

赵鼎一提袍裾,起身告辞,气定神闲地下了楼。

“这贼厮……也太不把沈头您放在眼里了!”

胡莱激恼地站了起来,指着赵鼎下楼的背影,对沈宽说道,“沈头,我带上兄弟,替您教训教训这不开眼的家伙!”

“坐下!”

沈宽再次淡定对胡莱挥挥手,示意他坐下,说道:“我问你,漕帮现在与黑水帮开战,能有几成胜算啊?”

“打不过也要狠狠撕下他一块肉,让他流脓长疮!”胡莱狠狠骂道。

沈宽一笑:“有志气,有血气,自然是好事!但打打杀杀也要讲究方法策略啊。麻杆……”

沈宽转头看向一旁手执酒壶站着的麻杆,问道:“你看赵鼎什么意思呢?”

麻杆讨好地笑了笑,说道:“他刚才说,黑水帮的规矩自有人定,无非是仗着段家庇护罢了!依卑职之见,沈头只要不动他们,不触及他们的利益,怎么动通河帮,都是咱们的事,他们黑水帮只会坐壁上观。不然赵鼎今天也不会欣然赴宴,与您把酒言欢了,不是?”

“麻杆还是看得比较通透!”

沈宽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后对胡莱、晁天保说道:“所以接下来,漕帮的人绝不允许主动招惹黑水帮。本巡拦下一个要立规矩的目标,只有通河帮的乔元山!”

晁、胡二人齐声道:“属下晓得。”

接着一连几日,北门码头都是风平浪静,相安无事。

尤其是通河帮,他们的老本行在江面上堵截过往船只,不让它们靠岸,来达到讹诈敲诈的目的。

但最近时日,他们突然偃旗息鼓,变得老实了起来。

沈宽和老泥鳅他们一直都在琢磨着,该如何打开通河帮的突破口。

这天上午。

沈宽在巡拦棚里饮茶,突然胡莱匆匆跑来,报道:“不好了,沈头,通河帮的人堵在河面上,不许江上的商旅客船进港。”

“呵呵,这帮家伙还是按捺不住啊!”

沈宽闻言脸色一沉,放下茶盏,带着铁塔等人就往码头船只入港处奔去。

一到地方,果然就见河面上散落着好些舢板,将船只进港的航道堵了个严实,往来商旅船只想要出入,就必须经过这些操控舢板的人同意才行。

随着越来越多的商船客船被堵在河面上,河道渐渐开始拥堵起来了。

沈宽作为码头巡拦,有责任为河道交通进行疏浚。

这时,他发现离自己不足五十步的地方,还有另外一队衙门公差在现场观瞧河面上的拥挤。

带头的衙差正是金万钱手下的另一个步快捕头—晋虎。

晋虎此时也发现了沈宽正叮着自己,忍不住龇起满口大黄牙,丢过来一个挑衅的笑容。

沈宽见状,也不生气,因为这是早有心理准备之事。

他心里很清楚,虽然他和郭雄,与金万钱有断魂林之约,但接下来既然要动通河帮,那就免不了要和金万钱在北门码头正面刚上一把。

最新小说: 和全球大佬共享系统,我无敌了! 大明次子 校花跳楼死亡后我重生了 三国:每周一个签到大礼包! 大明烟火 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 反盗墓:开局吓跑摸金校尉 四合院:三藏之野望 特区往事 三国:签到大雪龙骑,开局截甄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