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穿书后我公主病好了 > 第四十八章 坍塌之中的吻

第四十八章 坍塌之中的吻(1 / 1)

路辞阴险一笑,居高临下俯视他们,“你们这群臭老鼠都死在这儿吧。”言罢,他看向旁边的诸清,后者心领神会,摆摆手,身后围成一圈的面具人都朝纪寻他们涌来。

白矜矜想要挣脱纪寻的手,后者猛地捏紧了她,下一秒,站了起来,夜刃飞至他的手中,他朝那些人攻去。

黄捕头和阿冬阿夏也连忙爬起来,抽出兵器迎了上去。

打斗声不停,逐渐激烈,这边的白矜矜和柳妙清都倒在地上,后者撑腰坐起来,爬到白矜矜身边,眼泡还肿着,慌慌张张,“白姑娘……你怎么样了?”

白矜矜烦躁地打开她的手,恹着眼皮,“我没事。”

她怎么可能没事呢,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又中毒了的原因,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疼痛地要死,全身血液都在倒流,仿佛随时会死。

那些人打斗的灰盖了她一头,她想去捡起绯乌尔,但全身没有力气,连爬都爬不动。

“帮我……把绯乌尔拿来。”

柳妙清也受了伤,但情况比白矜矜好一点,自从服下了那粒药丸后身体就恢复了很多。

她爬到墙角,把那把巨箭拾起,递到白矜矜手上。

白矜矜勉强直起身子,但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架不起箭矢,更别提拉弦,她双手攥紧追踪,俯下身去亲吻它的身体,“我的追踪箭啊,帮帮我……”

路辞头一次见到这么疯狂的纪寻,这人仿佛使出了全力,一柄夜刀在他手上比长剑还灵巧锋利,刀刀见血,流霄阁的人竟抵不住他的攻击。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路辞从腰间抽出软剑,趁其不备时偷袭,然而纪寻的刀是有灵智的,自动飞旋过去挡住他的攻击。

黄捕头大叫,“好刀!”

诸清拂尘像鞭子一样甩出,站萧宁哲这边的几面具人都齐齐倒下,阿冬阿夏不幸遭缠腰,被拂尘高高举起,然后狂甩起来。

“啊啊啊……!”两人成了螺旋桨,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纪兄!黄头!救命啊!”

关键时刻,一个白色影子唰一声把拂尘钉在了墙上,两人啪一声掉到地上,抬头看去,是白矜矜强撑着身体在操控追踪箭。

“好,追踪,继续去把那些人都解决了。”白矜矜冰冷道,像一个沾满血的冷酷杀手。

追踪很听她的话,几乎不用她挥手操控,直接有意识朝那些人射去。

纪寻还在狂砍,一支清丽如白雪的箭就从他面前划过,他愣了愣,那箭似乎在配合他,一刀一箭在凌冽的招式和密集的攻击下都能完美躲避和进攻,他微微弯起嘴角,对面的路辞一见他笑起来顿时大感不妙,“诸清!”

诸清被黄捕头和阿冬阿夏缠住,没有了拂尘他只能靠武力和异术,但他毕竟上了年龄,比不得这些如狼似虎的年轻人,双方缠斗地焦灼。

这边,纪寻和路辞等人也分出了胜负,没什么好意外的,两把神兵,就算再来百个千个也完全没有问题。

追踪是听纪寻的话的,他指尖夹住它,朝斜侧方投去,大喊,“把那楼梯破开出来!”

箭矢带着狂劲直接凿开了堵住的岩石,刺眼的光线大片大片露了出来,他吼道,“黄头!阿冬阿夏,带他们走!”

黄捕头点头,看向萧宁哲这方的白面人,死了五六个,还剩余三四个的样子,他冲他们喊,“从那儿走!”

阿冬阿夏一个去扶柳妙清一个去扶白矜矜,白矜矜不愿,挣开他们,眼睛却望向纪寻那处,“你们先走!我的箭还在战斗!”

阿夏阿冬劝说,但她就是不听,犟得很,他们没有办法,怕好不容易凿出来的楼梯又被坍塌下来的石头堵了,只好先撤。

纪寻还在和路辞以及诸清等人做最后的抗衡,他余光扫向这边,不由得怒道,“怎么不走?走啊!”

白矜矜咬唇,“你少管我!我要杀掉他们这群人!”

追踪势气大涨,纪寻蹙眉,神器和主人的情绪有很大的关联,要是白矜矜控制不好,它失控了就麻烦了!

他重重一挥夜刀,强力的刃风把那一圈人都弹飞,狠狠撞到十米开外的颓强上,天花板的石层不断掉落,把他们的身形掩盖。

纪寻收回夜刃重新插/进腰带,拾起追踪掉头奔向白矜矜。

后者坐在地板上,身体裙衫上全是泥渍和灰尘,长发散乱地披肩,有些呆地望着他。

他突然跪下去滑了两步,俯身把她按在地上,在砂石滚滚而下,漫天尘埃轰塌之际,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唇间湿软炙热,抵死纠缠,像世纪末的灾难,情人上演一出旷世绝恋的戏剧。

白矜矜呼吸紊乱,待能喘息时被他抱了起来,他墨色的衣袍像蛾子一样翩飞至摇摇欲坠的石层上,光,照到了他们身上,身体上的尘埃在一瞬间就变成了密密匝匝的光点,像露珠,像星辰,前方的道路变成了清旷的原野,他们走入了美丽的曙光。

不,应该是黄昏的晚霞,错把它当成了黎明的曙光。

天罗赌场变成了第二个琼鹤楼,蒲县遭遇了百年难遇的大灾难。

附近的县民苦不堪言,屡屡上报白虎衙,可刘县令也是左支右绌,神仙打架凡人难管,他只好哆哆嗦嗦写下檄文,命人送去凉州。

黄捕头等人已经把那些人送去了白虎衙的后院,那里是公院,平日值班上岗的捕快没事就会在那里休息。

中间的空地很宽,铺了草坪和石板,那些白面人都倒在那里,受伤严重。

柳妙清和白矜矜都晕了过去,黄捕头命人去找来医生,简单给他们处理了一下皮外伤。

“现在,该怎么办?”黄捕头坐在石凳上,双手双脚都缠着绷带,一副愁容。

本是想去那里守株待兔,结果反而被别人里应外合搞了一出,毒,只解了一个人,还带走了萧宁哲,这算不算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至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情况变得更糟了。

纪寻按了按人中,“萧宁哲被抓走,萧琛应该会立马动身离开蒲县了,而萧宁哲在蒲县的流霄阁据点被摧毁,伤亡惨重,北漠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接到消息,但具体演变的情况,说不准。”

毕竟那里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地方。

“白矜矜……她该怎么办?”黄捕头看向那靠在树下昏迷的女子,她才是最惨的,唯一的解药吃不上,还能活几天呐!

纪寻望过去,想起那时他喊出柳妙清名字时她的反应,心里一阵揪痛,矜矜……对不起。

暮色四合之际,黄捕头给他备了一条船,纪寻把昏迷的柳妙清和白矜矜都抱了上去,那些白面人暂时留在了白虎衙,等待明日刘县令的审理。

纪寻划着小船,在夜里流淌。

河里是天上星辰的倒影,偶尔因水波泛起的涟漪变成一层一层的褶子。

沿着河道划了很久,天空下了冰凉的细雨,淅淅沥沥的,从他的头顶浇下来,顺着他的脸流进衣服里,湿漉漉的,很显魁梧结实的身型。

他稍微停顿,从船边拿出遮雨篷,正想给船上的两个女子盖上,结果就见不知何时,白矜矜已经醒了,正坐在中间,双臂环着膝盖,愣愣地望着天空。

雨点顺着她苍白的皮肤流进衣服,洗刷了她脸上的污渍,留下一些红一些淤青的地方。

“你醒了怎么不说话?”纪寻还是在她们的顶上架起遮雨篷,自己独自淋雨,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又去划船。

白矜矜目光落在男人的背上,忽然摇摇晃晃爬出遮雨篷,此时的她身体依然软绵无力,连路都走不了,雨点能让她头脑清晰,也能给她降下心火。

“你说,天为什么要下雨啊?”白矜矜忽然问。

纪寻瞥她,“别出来,进去。”

白矜矜望着他的眼睛,“你说话为什么总是这么冷冰冰呢?是不是你天生性格就这样?冷漠无情,没人能走进你的心里?”

纪寻咽了咽喉咙,转过身,没有说话,只是划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你怎么不回答我啊,好歹,我们也算同床共枕过吧?”

“矜矜,对不起。”

白矜矜歪了歪头,雨丝把她的头发都打湿了,细细的绞在一起,比黑夜还深的颜色,越发托的她皮肤苍白。

她笑了一声,几分无奈,几分悲凉,几分痛楚过后的静默,她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深不见光的隧道,隧道尽头就是黑色的火,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熔化了她。

在这个世界经历了那么多后,她早已不是那个骄矜横扈的小公主了,很多事,她最后的感受都停在了无奈和接受之中,比如解药二选一,她又有什么理由要求纪寻选她呢,选择柳妙清,纪寻和萧宁哲都松了一口气。

柳妙清比她好,是个好姑娘,像他们这些少年郎都喜欢。

而她只是路过他们世界的小丑,张牙舞爪之后就开始衰弱起来。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死在这个世界,在死之前,也不会,不想见到f国的‘那些人’。

“没事儿,我又不怨你,生死有命,白矜矜不会在意这些的。”

她微微昂起头,望向远处雨幕之中的灯火阑珊,那些光影破碎,在黑夜之中却不突兀。

纪寻手上的船桨忽然落了下来,船只顺着水流漂着,他转身一把抱住了白矜矜,把她拥在自己怀里,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矜矜……选择柳妙清是无奈之举,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能救你,你是我的妻子,我会照顾你爱你一辈子。”

白矜矜由他抱着,只是心酸在一点一点汇聚在心尖,她低声道,“别说什么一辈子,我最不信就是那些词。”她哽咽了下,“我现在彻底是个废人了,你还要我做你的妻子么?”

她这么不堪,在外人面前又是那么恶毒,没有几个人喜欢她,她其实心里很清楚。

“做的,我要你做一辈子,不,你想做多久就做多久。”

白矜矜心中一热,抱住他,在他耳边低低道,“纪寻,我喜欢你……”

*

萧宁哲被萧琛带走,蒲县的两座大型建筑都被毁了,殃及了许多普通百姓,接下来的几日,白虎衙有的忙了。

柳妙清体内的毒被解了,只是一直陷入昏迷,也许是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梦魇里。

白矜矜身体麻软无力,被纪寻抱去洗澡后就躺在了床上。

屋内只点着一盏红烛,纪寻取来银针为她扎针,她能感觉自己的后背又变成刺猬一样的了,但她没有心力,软软趴在床上,把玩自己脖子上吊着的紫色卡片。

“这一次我用的九星御龙魁经图,能封印你体内毒素达到最长时间,半个月,此后每一次扎针,时间都会缩短,我粗略计算了下,大概还能坚持一个月左右。”

“所以,我最多还能活一个月呗。”白矜矜盯着那紫卡,仿佛想在上面找出什么。

“嗯,但你放心,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就算真的没有多余解药,我有也能给你配置出解药来。”纪寻定定道。

“怎么,你还懂毒?”

“以前有涉猎过。”

“原来如此,我自然是信你的,只是我现在走也走不了,动也动不了,日常生活都成问题,可有解决的办法?”

纪寻给她按肩膀,“那五毒麻痹针不是什么烈性长久毒,会在你体内待一段时间,再过几天你的身体应该会复原。”

“哦。”白矜矜挑眉,那这几天只能麻烦纪寻了。

她把那紫卡前后面都仔细看了个遍,终于找到了一行小字,‘若想强行摆脱剧情控制离开书中世界,只需要以血为线从其上掰断,返回原世界后再补交一万元即可。’

白矜矜细细品读了一下,意思就是,她还是有最后的办法可以不死的,不过需要返回原世界,一旦返回,她也永远不能再进入此书了。

她叹了口气,再等等吧,相信纪寻,她发现自己已经适应了待在这个男人身边,对夫妻这一关系默认了,她以前总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好更优秀的人,但她后来才知道自己错了,纪寻比她好,比她优秀。

两人待在一间房里,白矜矜趴了会儿,有些渴了,忽道,“相公……给我倒一杯水吧。”

坐在她床沿的纪寻微微一愣,“你说什么?”

最新小说: 腹黑帝女要逆天 从风犬开始 我在东京当福神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大国利剑 人在木叶,开局满级 自卑与超越 偏执狂 黑料小姐重生后爆红了 圣狐传之憨天货尊御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