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清月篇 01(1 / 1)

「村里的那座神像……活了啊!」

自从王瞎子一边大哭一边狂笑着从山神庙里跑出来的那个晚上,白月村就陷入了一种人心惶惶的状况里。

王瞎子本来只是眼睛不好,神智却很清醒,时常能帮帮家里人和村里人的忙。但是从那一天开始,瞎子成了疯子,整天缠着人胡说八道,说些诸如「庙里的神像长了眼睛活过来」之类的疯话。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村子里的人当然不愿意信,但其中有几个人还是起了疑心,这些人都是平常会上网的年轻人:

「该不会是邪灵吧?」

「在我们村?不会吧?」

邪灵的官方称呼其实不叫邪灵,但大家私底下都这样称呼。

毕竟,什么叫「存在于另一个空间的生命形式」啊,还是鬼魂或外星人的称呼比较实在。

以千禧年为,进入新世纪后,全球各地的鬼屋雨后春笋般浮现,起初的确引发了一段时间的混乱,也有人趁机起势……但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过了十年之后,安定的社会秩序并未被打破,一切已经走上了正规。

对于民众而言,无论是邪灵还是远境,都是远离他们生活的名词,代表着神秘和禁忌,同时也引发了一部分人的好奇心,这几年里,诸如「普通人擅闯鬼屋结果被害」之类的事件屡见报端、禁绝不休。

比如,白月村就有这样几个大胆的年轻人。他们是上学放假的时候回来的,趁着深更半夜没人注意的时候,一起结伴去山上的老庙试胆……

然后。

「儿子,我们家的儿子啊!他的眼睛被人弄瞎了!」

「我的女儿,她在哪儿?她不是和你家孩子一起去的吗?」

白月村变得不太平了。

「怎,怎么样,孙专员?」

正用手抚摸着崖壁上青苔的女人抬起头,看到白月村的村主任钱大贵正一脸局促不安地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台阶上。

女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回答。她抬头朝另一个方向看去。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是白月村的后山,石阶一路像蟒蛇似地盘旋向上,半山腰处弥漫着白雾的地方,就是两人的目的地,山神庙。

山风四起,林涛滚滚,却吹不散这怪异的雾气。

「没什么。」

终于,孙专员回答道。

「主任,我有个问题想问。」

「哎,您说。」

「这间山神庙什么时候建的,以前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什么时候?我记得……记得是在二三十年前吧,好像是原先的祠堂翻修的。」钱大贵回忆道,「至于怪事,那是真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哪怕有半点风吹草动,第二天肯定全村都传遍了。」

孙专员点了点头。

「好。」

她没有再说话,沿着山路拾级而上。

等来到山神庙的门前,村主任往衣服上擦了擦手,露出紧张的神情;而与之相对,孙专员那张平静的脸上,却有些许激动的神色流露。…

「嗯,我感受到了,果然在这里……」

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推开了门。

山神庙的中央是一尊蒙着红布的雕像,烛火微微晃动投落下的影子,在布满锈迹的青铜表面上摇曳。

黯淡的庙宇里,弥漫着蜡烛燃烧过后残留的气味。

「那、那个是——」

不久之后,钱大贵注意到了神像上的异常之处,声音止不住颤抖起来。

青铜神像的身躯不是光滑的,而是长满了一颗颗凸起的瘤体,由于昏暗的视野,他起初还以为是雕像上本来就有的装饰,

可再仔细瞅瞅,难免察觉到其中诡异: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瘤体如有生命般颤抖着,晶状体像地下植物那样闪烁着微光,一道道邪恶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啊!」

钱大贵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别担心,我会解决的。」

孙专员说,但她的视线始终没有落在旁人身上,随手一招,一道虚幻的影子在女人的身旁浮现。

「那就是……邪灵?」

钱大贵用力瞪大眼睛,看到了这一幕。他其实是通灵者,但属于登记在册中能力最弱小的那种,大部分情况下都只能看到稀薄的影子或是淡淡的轮廓。

他也知道,所谓的「灵媒」就是比一般通灵者更强更特殊的存在,有着操纵邪灵的力量。

但钱大贵一点羡慕的想法都没有。在他看来,整天与鬼「同床共枕」的生活,想想就觉得可怕。

不过,他虽然看不清楚孙专员邪灵的具体样貌,却能看到其它改变:青铜神像上那些肆意生长的「活眼珠」,正在一颗颗隐没下去;孙专员虽然没吭声也没动作,可她的脸色已然变得煞白,额头上冷汗直冒,身体激烈地打着摆子,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这显然是一场极为凶险的战斗,只是发生在常人无法触及的领域,理解到这件事的钱大贵紧紧盯着对方,心情紧张万分。

「……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专员睁开眼睛,吐了口气,整个人像是从水里冒出头,但她的神情确实放松下来了。

「解、解决了?」

「放心吧,这座庙里残留下来的力量,的确已经被拔除了。」

钱大贵长舒了口气。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见孙专员神情疲惫,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您要不要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其实以私心而论,他是一点儿都不想和所谓的「灵媒」扯上关系,但毕竟都算是公家的人,对方又是来帮忙救人的,不客气一点说不过去。

「我本来就没有现在就走的打算。」

孙专员斜睨了他一眼,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

「晚上把村子里的人都集中起来,庙里的事情解决了,但这地方不是已经有受害者出现了吗?‘眼睛,的魔力很可能已经潜伏到了你们中的某些人身上。」…

钱大贵害怕到浑身发抖,连忙点头答应。

孙专员离开庙宇,邪灵的身影寸步不离地陪伴在她身边。

钱主任跟在她身后,时不时偷偷瞥向那道稀薄的鬼影,表情有些困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影子的轮廓有点不一样了,总感觉,它比之前变得大了些、强壮了些,并且周身还长出了像是鱼卵般的微小物体,密密麻麻覆盖了一层又一层,让人感到不安。

可是既然孙专员她本人觉得无所谓,直接光明正大地放了出来,应该没有问题吧?

傍晚。

白月村的文化广场挤满了人,来的晚的只能在外头排队。

这地方原本是全国范围内推行「新农村建设」的成果,不过平常也就是一些中老年人在这里聚会打牌,强制召集全村人来还是头一回。

事涉邪灵、性命攸关,大家倒是都很配合。

孙专员站在村民们中央,她的脸色苍白,眼神却愈发清晰冷厉,身边影子的颜色逐渐变得浓厚和不详。

「你好,可以开始了吗?」

排在前头的几个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主任,人都到齐了吗?」

「是的,名簿刚刚对过了。」

「好。」

钱大贵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

「您要不要再休息一下?我看您好像很累了,还有您身边邪灵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寻常……」

孙专员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原来你看得到?那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

「说什么?」钱主任皱起眉,「抱歉,我的能力很弱,只能看到很模糊的一点轮廓……」

「是这样啊,」孙专员笑了,「因为这个‘仪式,只有在被人看见的情况下才能发动,我还以为是谁在偷窥我,所以才要把人都集中起来……原来,这个人一直在我身边。」

说到最后半句话的时候,女人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

钱大贵被吓得往后倒退一步,觉得情况不太对劲,周围熙熙攘攘热闹喧嚣的人声,眨眼间竟酝酿出接二连三的惨叫。

他茫然地环顾四周,看到男男女女正在慌张地拍打着周围的人,有人的手上、胸口和脖子上都长出了一颗颗正在滴溜溜转动的眼球,有人被这诡异的吓到尖叫,还有人似乎是觉得很痒,本能地就想把身上长出来的这些赘余的器官连同血肉一起扣挖下来,结果血肉和体液一起四溅横飞……

不止一人想要从这噩梦般的景象中逃跑,惊慌失措的呐喊,整个广场乱成了一锅粥。

钱主任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望向正在微笑的专员女士,意识到整个白月村即将大祸临头。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知道吗?山神庙里的那只眼睛,原本是为了保护你们而存在的。」

孙专员没有回应他的质问,而是慢条斯理地聊起了天。…

「全国各地都存在着这样的‘眼睛,,它能监测超自然异常现象的发生,并主动加以控制,以及作为联系地方和中枢的媒介。在千禧年之前的数十年里,国家部门的人手始终处于一种极端匮乏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建立起完整的动态监控系统,‘眼睛,的力量是保障社会秩序稳定、让普通人的生活不受远境侵蚀和破坏的基石。」

「而这一切,都是依托着某位伟人的牺牲。他的存在不为人所知,他的牺牲逐渐被这个新时代的人们所遗忘……那位被我们称呼为‘阎王,的神媒……」

「神、神媒?」钱主任咽了口唾沫,「就是,和那位竺清月一样的——」

「果然是这样……」

听到他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孙专员的脸色立刻变了,就好像被触及到了内心的禁忌,原本平静的神态一下子变得狰狞和狂怒。

「所有人都是这样!你们只记得那个任性妄为的女人的名字,只知道赞美和称颂她!阎王为了这个世界和平而选择牺牲自我,可有谁还能记起他吗?!」

伴随着孙专员情绪上的激烈起伏,陪伴在她身边的影子刹那间膨胀;邪灵躯体增长的速度极快,从最初与常人相近的高度,迅速成长到了需要人仰视的程度。

到最后,影子已经不再满足于这个小小的广场和山脚下的村落;它自云雾中现身,连山神庙所在的高度都不过它的腰身——

庞大无朋的巨人一手撑着山顶,一手拨开云层雾霭,俯瞰着地面上与蚂蚁无异的微小人类。

这姿态威严如天神,可在钱主任他们的眼中,巨人的身上却密密麻麻长满了猩红色的眼球,正在肆意转动,比起天神,更像是邪神。

「好大……而且怎么那么清楚……」

钱大贵都开始佩服自己,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被吓晕过去。

邪灵等级的评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但有些经验性的准则却在民间流传得很广:

比如,邪灵的体积越庞大,

意味着其力量规模越可怕;此外,能清晰到被不具备通灵能力的普通人观测到的邪灵,往往具备相当的强度。

此时此刻,出现在白月村村民们眼中浑身长满千百只眼睛的巨人,同时具备了以上两种特征,其能力毋庸置疑;不过,就算不用去分析这些,光是这超乎想象的场面,就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心理防线崩溃,连刚刚还在逃跑的人都迈不动腿了,因为谁都清楚:

他们根本逃不出去。

「去死。」

孙专员的面色变得更加苍白,但她依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冷漠地吐出一个词。

沉默的千目天神举起手掌,遮天蔽日地拍下来,掌缘处的阴影在众人的视野中迅速扩张,如同一座倾覆的大山,覆盖住整个村落。

眼看着在场所有人、包括村里的建筑物,都要被拍成一张薄片的时候………

所有人全都听见了。

那轻轻的一声叹息,像是在每个人的耳畔响起。

「唉,没想到我的下属里会有——」

孙专员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她的瞳孔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就已经涣散开来。

「局、局长……」

她口齿模糊地喊出对方的身份。

「——会有像你这种不识时务的蠢货。」

女人的头发被一只苗条的手臂抓住,然后毫不留情地朝着旁边的墙壁撞去。

「仔细想想,国内所有登记在册,有政府挂靠单位的灵媒和通灵者,都能算是我的下属。遍布全国人数庞大,这几百万人里不出几个刺头儿才不正常。」

孙专员惨叫了一声,被撞得头破血流。

「队伍大了,不好带了啊。只是没想到,连理论上选拔最严格的执行部队里都掺了沙。」

远处山旁的巨人朝着这个方向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阻止这突如其来的暴行,但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止了它——山脉大小的巨人,就这么猛地脑袋一坠,狠狠砸在了地上,像个不小心被水塘绊倒的小孩那一滑稽。

孙专员被撞了一下后,像是反而清醒过来了,她用恶狠狠的口吻说道:

「你,你居然会亲自来这种小地方,果然是在害怕……唔!」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脑袋后面就被人狠狠按住,这次是朝着地面砸去。

「啊——!!」

又是一声惨烈的嚎叫,几颗牙齿混合着口腔里的血喷洒一地。

「你是想说我在害怕?害怕你这种微不足道的角色?在我看来,你口中的‘小地方,可比一个跳梁小丑重要的多——这里可是有一百多条人命,而你呢,不过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社会败类。」

「你,你当然不会怕我们这种人……」孙专员还在口齿不清地挣扎着,「但是阎王呢?你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的权力被他夺走吧!只要他能重新回来,这个国家就不会再只凭你一个人的意志运转——噗!」

这次是脸。

穿着高跟皮靴的脚牢牢踩住了她的脑袋,把女人的脸当做拖地的抹布似地来回擦,等她有力气从这种冷酷无情的折磨里抬起头的时候,那张脸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唉……既然不想要这张颜面,我就替你摘下来。」

再度响起的叹息声。

「不觉得自己的言行很无耻吗?会被你们捧上神坛的,归根结底都是无法发声的存在。老实说,我只觉得那位老前辈很可怜。」

然后,声音的主人终于现身了。

那是个年轻的女人,年龄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有着成熟艳丽的五官和无暇如玉的雪白肌肤,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瞳看似冷感,顾盼间却又

透着诱人的魅感,简直是「蛇蝎美人」这个词的化身;

她的个子不高,戴着一顶贝雷帽,白色毛衣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下半身则是黑丝裤袜和高跟皮靴,打扮得就像个时髦的街头模特。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无可挑剔的丽人。

不过,比起身材或是相貌,她在登场时真正会在第一时间带给他人深刻印象的,是那种充满压力的惊人气场。

那张神采飞扬的美艳脸庞上,是压倒一切的自信,一种不把世间万物放在眼中……近乎傲慢的自信。

「不过,有件事你说对了,如今是属于我的时代。」

她打了个响指,天边的巨人哀嚎着倒下,而濒临昏迷的孙专员则是头下脚上,被缓缓倒吊上了空中,像是被绑上十字架的祭品。

「而一个时代,不需要第二个声音。」

发条橙之梦

。鸟书网

最新小说: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快穿之媚色生香 什么叫巫女型中单啊 神级游戏,我独获超S级天赋! 王者之锋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燕归尔新书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满门反派疯批,唯有师妹逗比 乒乓生涯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