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死而替生 > 第54章 让我体验一下当畜生是怎样的感觉

第54章 让我体验一下当畜生是怎样的感觉(1 / 1)

极神兵?

圣者遗物?

他们在说啥?我咋听不懂呢?

乐语退后几步躲到临设雨棚里面,示意随队医官过来进行紧急治疗。哪怕没有痛觉,乐语也知道自己伤得很重:双手小臂变形,胸膛紫淤,身体多处切割伤。刚才乐语被打飞的时候,流出的鲜血溅出一条血路,出血量超大。

最重要是,乐语感觉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了,眼前的世界仿佛加了一层美颜滤镜,看什么都有种迷蒙的美感——换做普通人,基本可以安心回家请全村人吃丧事饭了。

也就是他才可以抢救一下。

雨越来越大,噼噼啪啪地打在脏水污土的大地上。老百姓们堵在城门口里,没有散去的迹象,睁大眼睛注视着瓮城里那些他们平日根本看不见的大人物:郡守府总管,统计司司长。

“按照郡守的命令,圣者遗物应秘密运入星刻郡,防止被吕仲间谍获取消息。”

博叔接过随从扔过来的黑伞,为丁翼鱼打伞,平静说道:“但因为你们统计司干员的肆意妄为,圣者遗物已经无法作为秘密武器,除非……”

博叔瞄了一眼城门口围观的民众,看见有人正在往外离去,眼里掠过一丝狠意,轻轻摇了摇头:“……来不及了。”

城门口的老百姓们不知道他们无意间逃过一劫。

蓝炎轻笑道:“想要秘密运输武器,没问题啊,你们先跟我们统计司报备——哪怕跟城卫司报备,也不会出现这种差错。”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的确,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我蓝炎作为统计司司长暨城卫司代管,郡守府若是将运输圣者遗物一事早早告诉我,我保证不会出任何纰漏,又怎么会导致现在的局面呢?”

博叔厉声喝道:“如果你们统计司干员一开始就放四少爷进城,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蓝炎平静说道:“彻查出入货物,是郡守的命令。你如果有任何意义,请跟郡守争论吧。”

“我必然会在郡守前陈述统计司的所作所为。”博叔朝着郡守府方向遥遥敬礼,沉声问道:“但你们统计司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

“将殴打四少爷的犯人交出来!”博叔招呼手下为丁翼鱼披上斗篷风衣:“丁翼鱼为郡守办事,却被人当众羞辱,重伤致残!若不能重罚首恶,以儆效尤,则不能维护郡守威信!按照辉耀刑律第一百三十一条,朝廷干员利用公权故意伤害他人,理应从重发落,送入死狱,等候问斩!”

丁翼鱼的仇恨目光一直死死盯着正在治疗伤势的乐语,厉声问道:“蓝司长,难道你要徇私枉法吗!?”

“蓝某当然不会徇私枉法,有法必依,有罪必惩,是统计师的宗旨。”

听到蓝炎这句话,许多统计司干员心都凉了,忍不住看向队长千羽流。陈辅更是着急地跺起脚来,握着铳械不知道在想什么。

唯独当事人乐语淡定得像个没事人一样,对医官催促道:“别停手啊,我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还在哗啦啦地流血呢。”

乐语如此无所畏惧,除了外,还有就是蓝炎的态度让他有种奇怪的预感。在蓝炎先前远远斩出一刀,从丁博总管手下救出他的时候,他就隐隐感觉到,蓝炎今天肯定会保全自己。

“不过,正所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统计司不是独裁暴政的机构,而是顺应民意的朝廷部门。”蓝炎转过头说道:“千队长,对方说你利用公权故意伤害公民,那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行为呢?”

乐语正义凛然地说道:“秉公执法,为民除害!

“何解?”

“这位丁家四少驱车冲撞关卡,肆意妄为,此为罪一;践踏百姓,草菅人命,此为罪二;拒绝检查,目无法纪,此为罪三。此獠在短短时间内连续违法犯罪,我作为统计司干员拘捕此人,责无旁贷!至于他身上的伤势,皆是他抗拒抓捕,所以我才不得不重拳出击!而且他的伤势根本不值一提,我伤的比他更重!”

“你放屁!”丁翼鱼怒吼道:“我脸都被你毁了!”

“你只是毁了容,但我可是断了几根肋骨!”乐语大声嚷嚷。

蓝炎转过头看向博叔:“丁博总管,此事似乎源于丁家四少爷的过错引起。关于拒绝接受检查这一点,你说要询问郡守,那这一条罪我就不算你的,然而冲撞关卡,驱车伤害平民,这两条都是刑律里明文规定的重罪。为了秉公执法,我应该得先将丁四少请进我们统计司的拘狱里坐坐。”

博叔脸沉如水:“蓝炎,你这是什么意思?”

“总管刚才不是要求我秉公执法吗?”蓝炎依旧笑容温和:“蓝某熟读辉耀刑律,你可以信任我的执法水平。”

“秉公执法,你执法到四少爷上?”博叔冷笑道:“你这是要对抗丁郡守吗?”

蓝炎还想说什么,忽然后面传出一声冷笑:

“呵,双标狗。”

蓝炎转过头,好奇问道:“千队长,双标……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对别人一套标准,对自己一套标准,严以待人,宽衣律己。”乐语侃侃而谈:“按照郡守府总管的意思,就是只许你丁家四少违法犯罪,不许我千羽流执法为民咯?”

“聒噪。”

博叔一甩衣袖,一轮锥形光爆掠过长空,快如奔雷。蓝炎用剑轻轻一拨,便拨散了半空的锥形光爆,笑道:“丁博总管,何须跟一个小干员置气?有什么意见,直接告诉我,该改的改,不该改的……坚决不改。”

“这就是你的回答了,蓝炎?”博叔忽然表情平静下来:“你破坏了郡守的大事,连一个干员都不肯交出来?”

蓝炎的笑容忽然淡了。

“什么叫破坏了郡守的大事?如果郡守信任我,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事。”蓝炎平静说道:“我蓝炎为郡守鞠躬尽瘁,居然还惹来百般防备,丁博总管,你难道以为蓝某心中没有怨气?”

“你……”

“至于千队长,如果他的表述是真相,那他自然是无罪。至于嫌疑人丁翼鱼,我们统计司就不插手了,你们郡守府自己处理吧。”

博叔脸色阴翳:“那他如果说的是假的呢?不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人证呢?物证呢?”

他环视一周,锐利的眼神穿透雨幕,审视附近围观的干员、城卫、平民,大声喝道:“谁看到丁家的马车冲撞关卡?”

“谁看到丁家人拒绝检查?”

“谁被丁家人的马车冲撞了?”

“站出来!”

轰隆一声,雷霆闪过,然而依然盖不住博叔那阴厉的声音。瓮城一时间忽然变得静谧,只有雨水打在雨棚打在大地上的啪啦啪啦声,仿佛打在人的心头。

还有这一招啊……乐语也不惊讶,没人会不知道丁家在星刻郡里意味着什么。要知道丁义是五年前才来星刻郡担任郡守,但几年过去却能秋风扫落叶控制星刻郡方方面面,郡内豪商贵族尽皆投靠,就可见其人手段是何等高超。

就连干员们,也不敢站在乐语这一边。

“唉,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也就只有妹妹还有一丝温暖。”乐语感叹一声,心中倒也没有惆怅,毕竟他也不是三岁小孩,不会相信正义公平会一直眷顾自己。

当然,最惨的结果也不过是换个马甲,哪怕乐语真的被抓去折磨,那到时候他换了马甲就给丁翼鱼他们来个超级加倍,他心里一点都不虚。

这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穿过雨幕,在所有人耳边响起:“我是统计司司长,蓝炎。”

“如果有人目睹了事件经过,可如实相告。蓝某不才,蒙受郡守重用,虽人微言轻,但矢志为民尽责,绝不会让好人蒙冤,更不会让无辜者受罚。”

“此心不渝,上天可鉴,众生可证!”

轰隆——

一声雷霆,轰击到瓮城中央,就在蓝炎前方三米处落下,劈开深坑大穴!

在闪电的照耀下,蓝炎宛若神灵降世,目睹者无不心生敬仰之情!

“我亲眼所见,是丁家人冲撞关卡!”

第一个回应蓝炎的,是统计司干员艾丽丽。她大步走出来,举手指着丁翼鱼大声说道:“是他抗拒执法,所以队长才不得不动手抓捕他!”

“对!”

“没错!”

“是他们先挑事的!”

“我刚才被他们的马车蹭到一下,肩膀都肿了!”

陈辅站在乐语身边,大声说道:“没错,我也看见了,就是这样!”

一时间瓮城里人潮如海,民愤如火,狂风骤雨都浇不灭老百姓义愤填膺的正义之心,每个人穷尽三江五海的辱骂之词来声讨丁翼鱼等人。

蓝炎看向丁翼鱼等人,摊手说道:“丁博总管,民心所向啊。”

“我们走。”博叔没再说任何狠话,直接转头带着丁翼鱼等人离去。丁翼鱼深深看了一眼乐语和蓝炎,将他们的样子重重印在自己的脑海里,脸色阴沉地走开。

“等等。”

博叔停步,怒笑道:“怎么,蓝司长真的想将丁家人抓去你们统计司的拘狱吗?”

“不是,只是刚才丁四少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还没回答他呢。”

蓝炎悠悠说道:“想要杀统计司的人,还是要向我报告一下的。”

在丁翼鱼说‘蓝炎只是我们丁家一条狗’的时候,蓝炎就已经来到城门口了!

博叔沉声道:“小孩子口无遮拦,还请蓝司长见谅。”

“好说好说。”蓝炎微笑道。

这时候忽然又有人大喊:“等等!”

却是浑身做完紧急治疗缠满绷带的乐语走过来,他脸带歉意地说道:“丁四少,丁总管,我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惹出这么大的事,内心相当愧疚不安,所以想来跟丁四少说句话。”

博叔看了一眼乐语,心里默默点头。对嘛,他一个干员又不是蓝炎,区区蝼蚁,哪敢跟丁家作对,这不眼巴巴赶上来给丁家道歉,这样丁家也有个台阶下了。

想到这里,他按住兴奋不已的丁翼鱼。

丁翼鱼注意到博叔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博叔的想法,便按捺住躁动的心,心想今天先放你一马,以后多得是机会慢慢炮制折磨你这个蝼蚁,露出嘲讽的笑容:“你想说什么?”

“是这样的,四少爷。”乐语恭敬说道:“我很好奇,作为畜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周围顿时一静。

“来,当着蓝司长的面,当着我属下的面,当着星刻郡的老百姓的面,让我体验一下当畜生是怎样的感觉,赶快的。”

丁翼鱼气得浑身发抖,大雨天浑身冷汗,手脚冰冷,嘴唇都快咬破了。

博叔脸容都扭曲了,然而他手指一动,就看见蓝炎将手按在剑柄上,涌起的怒火顿时如潮水退去。

他们一言不发,带着载有圣者遗物的车辆离开了。

……

“你很勇嘛。”雨棚里,蓝炎看着乐语笑道。

乐语忽然感到一阵恶寒,连连摆手:“看他们就知道他们是睚眦必报的性子,我说什么都没用,与其道歉让自己不爽,那当然借着司长你的虎皮更爽啦。”

虽然乐语初临这个世界,行动是有点谨慎,但他绝对不是傻子。都得罪人了,还舔着脸求别人原谅你,将自己的生死交给别人手上,这种傻事他当然不可能做。

与其焦躁不安地等待丁翼鱼的报复,还不如这样主动激怒他们,要么蓝炎能护住他,要么他们报仇不隔夜——那乐语肯定也报仇不隔夜。

“放心吧,丁翼鱼虽然蠢,但丁郡守可不蠢。”蓝炎淡淡说道:“星刻郡仍处于危局之中,他不可能处罚你凉了统计司的心。”

他顿了顿,又说道:“就算丁郡守一时受人蒙蔽,我也会阻止他的。”

虽然只是轻飘飘两句话,但背后却折射出蓝炎的自信:别说丁郡守不处罚,就算他真的要处罚,蓝炎也有信心保住乐语。

乐语无法判断真假,也就听个乐:“感谢司长提携。”

“无需感谢,我一直很信任你。”蓝炎笑道:“我的成功,离不开你的帮助。”

蓝炎心情似乎很好,乐语趁热打铁问道:“司长,请问极神兵是什么?圣者遗物又是何物?”

最新小说: 燕归尔新书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满门反派疯批,唯有师妹逗比 什么叫巫女型中单啊 王者之锋 快穿之媚色生香 神级游戏,我独获超S级天赋!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 乒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