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和代价(1 / 1)

这一边,炽煌和漓江等人算是僵持住了,可是另一边,对上肿瘤男的豆干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虽然二者还没正式开打,但是炽煌能感觉得到,肿瘤男已经锁定了他,他只要稍有动作,就会被直接针对。

突然,肿瘤男动了,一只手直接洞穿了豆干的躯干,若不是豆干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肿瘤男的必杀一击,估计这下会直接要了豆干的命。

豆干顾不得疼痛,连忙和肿瘤男拉开距离,他死死地盯着肿瘤男,身上绽放出金色光芒,身上的伤口也开始快速愈合。

“真是个神奇的生物,若不是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真的会想办法把你抓过来研究研究。”。

肿瘤男抬起了手,豆干立刻如临大敌。

罗空已经了解了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他立刻将油条和那只神秘灵兽放了出来。

油条明白罗空的心意,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便去阻拦肿瘤男了,那神秘灵兽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罗空看着神秘灵兽,说道:

“你平时不愿为我出战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现在我希望你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我如果死了,你也绝对活不了,你能感觉得到吧?”。

神秘灵兽不再犹豫,开始向山洞外飞奔而去。

罗空叹了口气,开始加快了炼化速度。

他的面前虽然有些许阻拦,但却都被他以雷霆万钧之势毁灭了,炼化大荒龙首只是时间问题。

外面的情况却不容乐观,豆干身上多处受伤,几乎都是致命伤,幸好油条及时赶到,才将他救了回来。

肿瘤男看着油条,眼中更是多了几分贪婪。

“真不知道里面那位到底是拥有了什么样的好运气,竟然同时拥有这么多的强力灵兽,现在又在炼化秘宝,若是真得被他成功,我岂有活下来的道理?”。

肿瘤男心念一动,他对油条说道:

“你现在已经被大道之力开始镇压了吧?”。

油条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你难道不是吗?“。

肿瘤男笑了笑,说道:

“是啊,我也被大道之力镇压,可是你知道吗?在场的诸位除了你我和这三只以外,可都是实打实的本地人啊。“。

油条想到了什么,他的面色猛地一变,刚想要喊出声来,可是时间已经晚了,只听见肿瘤男大喝一声道:

“血祭大法·天地祭炼!!“。

一个巨大的血色大阵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润泽大陆众人的脚下,仅仅是一瞬间,那群人体内的血液和能量便被全部蒸发,只留下了地上的一千多具干尸。

一千多钻石级强者的血液和灵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球,出现在油条的面前,随后肿瘤男猛地一吸,这些强者的血液和灵力便全部被他吸入腹中。

“大哥,这是咋回事?“豆干看着油条,目光中满是不解。

油条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是一种血祭大法,通过吸收当地土著的血液和灵力以达到瞒过当地大道之力的目的,我原来以为这种残忍的阵法没有人用,没想到竟然还有你这等脏心烂肺之人!“。

肿瘤男看着油条,不屑地笑了笑,说道:

“那个强者的成功不是踩着无数血液为干的尸骨成就的?你的主人也一定会是的,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了。“。

油条眉头一皱,他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地跟你玩一下。“。

油条对其他三兽使了个眼色,其他三兽立刻会意,豆干开始后退,油条和那只神秘灵兽成犄角之势顶住肿瘤男,炽煌则放出无数枝干,开始限制起了肿瘤男的行动。

肿瘤男咧嘴一笑,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看起来更加的狰狞可怖。

“血魔拳!!“。

油条的身体上燃起了金色的烈焰,一道道雷霆在其中游窜着,神秘灵兽的双掌之间也出现了道道雷霆,随后油条长尾挥动,与血魔拳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几乎是一瞬间,油条便处在了下风,所幸神秘灵兽的攻击也来到了,他一掌拍向肿瘤男的脑袋,迫使肿瘤男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应付他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豆干则在外围,凝聚了无数金色光剑,不断地消耗着肿瘤男身上的血气。

刚才油条的一个眼神让大家都瞬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油条负责正面硬攻,炽煌负责限制肿瘤男的位置,神秘灵兽负责策应油条,让肿瘤男无法对油条用出全力,而豆干则因为受伤的原因在边缘伺机而动,不断骚扰肿瘤男。

肿瘤男怒吼着,将四兽同时震飞,四周的山脉也随之崩塌,但是四兽立马又飞了回来,继续协作着攻向肿瘤男。

肿瘤男压根腾不出空来去打断罗空,而且刚刚吸收的血气也在飞速消耗着,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完全消失。

这毕竟是神级和钻石级的实力差距,若是让肿瘤男吸收到一个同等级的,恐怕在这里呆一年都没有问题。

罗空看着站立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笑了笑,说道:

”我还真是没想到啊,这都是第几次了,我难道还证明不了我有战胜自己的能力吗?“。

罗空对面站着的,赫然是另一个”罗空“

‘罗空’走到罗空面前,对他说道:

”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不是要你战胜我,而是让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罗空眉头一挑,说道:

”好吧,不过还是要快一点吧。“。

‘罗空’说道:

”我同样焦急,不过我知道,急不得。“。

罗空点了点头,‘罗空’问道:

”你觉得这东西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你这话说得拗口又难懂。“罗空吐槽着,不过心里在思考着关于大荒龙首的定义。

罗空想了片刻,说道:

”工具?“。

‘罗空’摇了摇头,说道:

”你还是仔细思考一下吧,你如果没有说出让我满意的答案,我是不会让你把大荒龙首炼化的。“。

……

四兽依旧在和肿瘤男斗智斗勇,只不过油条的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了,那是刚刚没躲开,被肿瘤男一拳命中留下的伤口。

豆干飞到了油条身边,对油条洒下了金色的光芒,油条的伤口就在这金色的光芒下开始愈合,很快一层薄薄的角质层就在油条的伤口处形成了。

”搞什么啊。“肿瘤男有些泄气,这根本就没法打,如果一次弄不死四兽当中的一个,那他就只能在这里陪他们耗着,最后等着罗空出来,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该死,区区下界,怎么会有这么难缠的人物?“。

油条说道:

”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已经开始坐井观天了。“。

肿瘤男并不想再和油条讨论这个了,他看着面前的四兽,心里想着要不要先退到外面去。

油条开口说道:

”你的实力应该是比现在要强一些的,只不过被这片大陆给限制住了,如果你能离开这片大陆的话,我们四个应该还不够你一只手打得。“。

肿瘤男无所谓地挥了挥手,他说道:

”这种层次的马屁真是没有力道,你不要想着迷惑我,我是清醒的,我若真得退出了这里,那岂不是把那秘宝白白的让给你们了?“。

油条笑了,笑得很开放很猖狂,他对肿瘤男说道:

”对也不对,哪怕你在这里,那东西也只会是我们的,因为那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肿瘤男笑了,他说道:

”难道不是谁的拳头硬就属于谁吗?“。

油条笑了笑,说道:

”看来你的拳头还不够硬,还到不了能够将它拿走的地步。“。

肿瘤男的面色突然一变,他能够察觉到,罗空的炼化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若再不出手制止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肿瘤男的眼神变得冷冽起来,他双手连点,无数红光从指尖飞出,射向四兽。

炽煌挨上了几道光线,躯干开始诡异地枯萎起来,好在油条十分果断,提前切除了那一部分。

油条看向四周,发现肿瘤男没了踪迹,他心想:坏了,他肯定是去找罗空了。

突然,轰得一声,肿瘤男倒飞而出,他看着罗空和他手上提着的大荒龙首,眼中满是震惊。

“你不是在炼化这秘宝吗?怎么还能与我作战?”。

罗空笑道:

“对付你,难道需要全力以赴?”。

肿瘤男的面色变得很难看,他不管不顾了,开始抢夺起了大荒龙首。

四兽见状,连忙冲上前来,开始帮助罗空阻拦肿瘤男。

罗空轻描淡写地阻挡下了肿瘤男的一记攻击,心里却泛起了嘀咕,那个答案到底是什么呢?

罗空看了看四周,他看到了地上的那一千多具尸身,心里并没有生出半分悲戚,因为这些人死有余辜,他们拿了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就要承担责任,并且为此付出代价。

“等等“罗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连忙沉入大荒龙首之中,对‘罗空’说道:

“是责任和代价对不对?”。

‘罗空’笑了,随风消散了。

最新小说: 开局就是天仙道果 我的外挂太逆天了 节令觉醒:开局我被迫红颜祸水 我修仙者身份被曾孙女直播曝光了 问仙之从民国到漫威 我真没想刷好感度!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我的娘子是穿越者 神一般的外挂 我真不是邪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