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哥哥们 > 39 榼--初舞献给她

39 榼--初舞献给她(1 / 1)

舞会就要开始了,阿香帮我拉好裙子的拉链,在镜子里向我竖了下拇指。

我弯身穿好鞋子,提裙下楼。

走到一半时,突然觉得脚下有些不对劲,可还来不及细想,脚一扭便蹬空了,我完全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高而陡峭的楼梯如同万丈悬崖,而我像失重的物体一样,倾落下去。

阿香的一声惊叫,我的眼睛闭起来,心想,这下自己完了。

可我的身体却撞上了另一具身体,脸重重地撞上去,鼻子嘴巴被撞的生疼,腰肢被一双臂膀紧紧地圈在了怀里。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和一个男人保持着极其暧昧的姿势,而这个男人接住了我,使我不至落个“粉身碎骨”。

我抬起头,落入眼眸的是一双冰葡萄一样的眼睛,岑寂的,即使是现在,也不带一丝多余的表情。

是乔灸,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正在念一所著名的寄宿大学,除寒暑假外很少见到他。

我慌乱地离开他的怀抱,他的手也松开了。

“谢……谢”我结结巴巴的,感觉口腔里仍在剧烈地疼痛,连我的牙齿都撞疼了,估计他也被我撞的不轻吧,我偷偷瞄了下他的胸部,还好隔着衣服看不到牙齿印,不然我肯定会羞愧的钻到地底下去。

“没关系”乔灸淡淡地应了一句,便擦过我的肩膀径自上楼去了。

我瞪着那个背影,跩什么跩,即使是我的“救命恩人”也不必这样吧。

“小姐,你有没怎么样?”阿香扶住我,问道。

“好像没伤到哪儿”我动了动身体说,然后我抬起脚,发现罪魁祸首是那只鞋子,此时鞋跟和鞋身已经分家了,“奇怪,怎么会这样,这鞋子是榼刚买给我的,只穿过一次”我嘟哝。

“啊~”

我抬脸看阿香,“怎么了?”

“会不会是……”阿香支支吾吾的,说到一半又摇头,“不会吧,一定不是……”

“在说什么?”我起了疑心。

“四小姐,今天表小姐说要借你的鞋子穿,我因为有事就叫她自己去挑,可后来表小姐说你的鞋子都不适合她,就走了。我记得我取出这双鞋子时是向里放的,可小姐穿的时候却向外放着,我还以为是小姐自己动了……”

听着阿香的话,我皱起了眉。

原先,乔琪在我眼里充其量是个因为长得漂亮就喜欢处处以自己为中心的女孩,可现在我开始厌恶她。

阿香拿来了另一双鞋子,我嘱咐她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就自己下楼去了。

找到了晓曼和林星星,我坐下来,问晓曼,“榼呢?”

“干嘛问我?”晓曼笑答,“你哥哥可是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又不是可以装在我口袋里的什么阿物”

“是吗?可是三哥最近比较粘你……”

“楣楣”晓曼瞪我一眼,“你又开这种玩笑”说着,她还是脸红了。

我自己则呵呵笑起来,晓曼真是个爱脸红的可爱女孩子。

第一支舞曲响起来,男孩子们都纷纷抢着邀约自己心仪的女孩,害怕稍迟些,就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楣楣,可以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咦,我的耳朵听错了吗,怎么是榼的声音。我从果汁杯上抬起头来,看到一个高高的男孩子站在我面前,天使一样的脸庞,西湖水一样凝笑的眸子,那不正是榼吗?

“榼……”我张着嘴,只吐出这一个字。真的是太惊讶也太激动了。

“肯赏光吗?”榼伸出手等待着我,我扭头看了看晓曼,她在向我轻轻点头。

我把手放在榼的手中,让他领着我走入舞池。

榼的脚步还有些僵有些慢,但这已经足以让我惊讶。

榼的舞姿很娴熟很优美,虽然他的动作还有些“迟缓”,根本跟不上节奏。我只是随着榼的节奏,看着他的眼睛,随着他旋转。我们两个完全游离在音乐之外,那些乐曲对我们也完全失去了作用。许多对舞伴都停下来在看我们。

榼谁也不看,只是认真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跳着第一个舞步。

他的额上渐渐浸出细汗,我知道对于正常人很轻松的一步对于他是多么的难!

“榼,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跳舞?”我惊奇地问。

“我用我的眼睛学会的,然后每晚在梦里都有你陪我练习”榼说。

我低下头,害怕榼会看见我眼里的感动。

榼额上的汗越来越多,动作也越来越吃力,我害怕他会坚持不下去。

榼的身体几乎全伏在我的身上,我用手臂紧紧抱着他的腰,怕不一小心,他就会倒下去。

“对不起”榼喘着气,下巴贴在我的背上“我的舞技实在是太差了……”

“没有”我大声说,“榼,一定要坚持啊,你说过要和我跳完第一支舞的”

“会的”榼说,然后他用胳膊紧紧搂住我的肩。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这样榼才能够支撑下去。

越来越多的人停下来看我们,我和榼只是全然不顾地跳着自己的舞步。

终于音乐停下来,榼无力地伏在我的身上,晓曼推来了轮椅,我们将榼扶到轮椅上。

我看到晓曼的眼睛红红的,她一定是心疼了。

其实该与榼跳第一支舞的应该是她才对,我一定要告诉榼,下一次要请晓曼跳第一支舞。

榼坐在轮椅上,脸色有些苍白,但精神还好。

“我终于做到了……”他喃喃道,脸上浮上孩子一样的笑容。

“榼,你真的很棒”我和晓曼一同说道。

榼终于还是支持不住,去休息了。

林星星抱怨,“晓曼怎么也失踪了呢?”

我眨眨眼,“这就不懂了吧?”

林星星噘嘴,“哼,怎么不懂,你把哥哥都分派出去也不给我留一个”

我“噗”地一笑,“这是什么话?”

“你瞧”林星星甩脸,“那个乔琪一直霸着金大少不放呢,这已经是第二支舞了,她也太不要脸了吧,明知道金大少这样的美男是希有物种,还……”

我把眼光投过去,嘴角的笑渐渐敛去。

刚刚一直在担心着榼,真的没发现哥一直都陪着乔琪。

我端起酒杯穿过人群,几乎没听到林星星在后边唤我。

小白从我对面晃过来,刚要跟他打招呼,他抬眼见了我,却如同碰到瘟疫般,泥鳅一样地钻进人群里不见了。

我暗自纳闷。

大黑不提,怎么连一向聒噪的小白见到我也如同见到瘟神?

还有裴颀,自从那次以后,她就从学校和金榔身边消失了,当她再出现在学校时,对我就已经是淡淡的了。

此时裴颀正素净着一张脸坐在金榔身边,当然金榔身边还围着其他的女孩子,他素来招女孩子喜欢。

只是金二少却把那些女孩子全掠在了一边,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舞曲响着,他英俊的脸庞无一丝表情,黑眸寂寂,精致的水晶杯,寂寞的红酒贴着他漂亮的无懈可击的唇角,那情景那画面,自是让美女也妒忌起他手中的酒杯。

我收拾好视线,目不斜视地提裙自他们的桌前走过。

身后有目光追随过来,幽怨的,火辣辣的,不是金榔,却是那些女孩子们的。

我唇边浮上冷笑。

她们都知道些什么呢?

难道她们不知道我也只是一个旁观者吗?

舞曲停下来,我迎着金樽走过去。

那浅咖色温柔的笑眸总会让我的心不自觉的轻软,“怎么,楣楣,想请哥跳舞吗?女孩子怎么能这么主动呢?”他依旧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然而我却笑不出。

要我乖乖地等他来请我吗?那应该是个无限期的等待吧……

“是哦,金楣,你总是不够矜持哦”乔琪撇撇嘴,她还抓着金樽的胳膊。

我的脸微微的一僵,便听金樽笑道,“女孩子偶尔主动一次也不失为可爱,不过要看好主动的对象,很高兴楣楣主动的对象是哥呢”

他总是这样如花解语,或者说成敏锐,不过有时候这却并不会收到好的效果,尤其对我。

“哥,我要先谢谢乔琪呢,是她陪你跳了第一支舞”说着,我举起酒杯转向一脸得意的乔琪。

我咬咬牙,手一斜,便将整杯满满的红酒倾在她脸上。

乔琪吓了一跳,整张脸显得狼狈而滑稽,她精心梳理的短发全贴在了脑袋上,雪纺绸的公主裙也被滴落的红酒染成了调色板。

“金楣,你这个疯子”她跺脚叫道,嘴巴很不淑女地咧开,脸上不知是泪水还酒水。

我轻轻松开手指,酒杯失重地掉在地上,“叭”一声脆响。

抬起头,我嘴角轻勾,“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斜头轻觑金樽,他站在原地看我演戏,眼睛温和却有抹深思。

“呜……”女人的眼泪应该是最能勾引人同情的,乔琪应该深知这一招。

我遗憾地对金樽耸耸肩,“哥,看来连偶尔一次的可爱我也做不到了,我‘闯’了祸,只能你来收拾,哥还是照顾她吧,既然已经陪了她两场,再多陪几场也无所谓吧?”我滑开视线,转身要走。

手被他伸手抓住,“不要总说违心的话……”

我甩开他,固执地背着身,“哥不一定非要和我跳舞的,对吧?”

说完,我走开。

只是害怕听到那个答案。

哥会讨厌我吗?我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乖乖女。

我轻笑,他不是一早就知道我是个撒谎精吗?

而且他好心到让我以为自己骗过了他,却从不去拆穿。

这次恐怕他也不会有太大的失望吧?

“楣楣……金楣……”

我定定神,眼前一只“爪子”在晃,抬头瞥一眼。

“易子抱!?”

“干嘛这么惊讶,好像我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

“你怎么会来?”

“不能来吗?”他瞠大眼睛,“我一直以为这是个清明自由的社会啊”

“金易有过节你不知道吗?你还在这儿晃,待会儿被我干妈……”

“你干妈又是不食人精,我干嘛怕她……”

我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闭嘴,如果你连收敛都不知道那就完蛋了!”

易子抱抓住我的手亲了一下,“收敛是什么,我只知道请我喜欢的女孩子跳舞,即使被未来的岳母赶出去……”

嗐,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口没遮拦。

我开始和易子抱跳舞,一支接着一支,直到房顶的吊灯都在我眼中变成了陀螺,脑子也昏昏的成了一锅打漩的粥。

易子抱却还是精神饱满,双目闪烁,真让我有点佩服他的毅力。

最后我不得不找了个去洗手间的借口逃了出来。

最新小说: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都市之神帝驾到 盖世医神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风流村事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天降四个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