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踏雪(1 / 1)

第二天的早餐,金樽抱着我下楼。

在人前,他很少跟我这般亲密,哪怕手也很少拖。

虽然我没有一点食欲,可他还是坚持要我下楼去用餐。

当他抱着我进入餐厅,餐厅里的所有人都向我们行注目礼,表情不一而足。

餐厅里的气压很低。

但这对金樽好像无任何影响,他将我放在他旁边的位置,还细心地为我铺好了餐巾。

我抬起头,发现几双眼睛都在看着我。

路平蓝更是脸色铁青。

终于她忍不住开口,“樽,我已经告知媒体定婚礼将会延期举行,我无法认同你的作法……知道吗,妈真的对你很失望,是不是你该对你的行为有所解释?”

“妈”樽声音很低,却镇定,“对不起,您这么做没用的……我已经做了决定”

“不可以”路平蓝声音拔高,“樽,你向来不是这样的人,妈不知道你这次是怎么了?你有没有考虑后果!你们的定婚礼可和那普通人家的一样?这个定婚礼可以说是万人瞩目,各大媒体全都到场的,定婚式在即,结果你却出来宣布要取消定婚,那易紫拥可是普通女孩,你让她在万人面前当场出丑,这对于女人来说是最大的羞耻,她会恨你一辈子的,而颜面尽失的易长风又岂轻易会放过你!‘蓝天’正是风雨飘摇之即,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金家,有没有考虑我和你爸爸的立场?”

“妈……你放心,我会对‘蓝天’负责”

“你怎么负责?你有没有看到报道,外界已经在传闻‘蓝天’撑不过一个月就会垮掉……”

“平蓝”一直没说话的金翔天安抚地拍拍路平蓝的肩,然后转向金樽,“你目前有什么打算吗?”

“爸,昨天我在网上做了些调查,发现中端汽车市场也是一块很有潜力的市场,只是以前我们没有做到点上,如果做好了这一块,我相信市场占有率与盈利率不会低于做高端的优势”

“哦?”金翔天挑起了眉。

金樽继续说道,“现在中产阶级的数量不断上升,许多合资和外企的高级白领阵容也日益强大,逐渐形成一个非常可观的消费群体,可市场上却没有一款完全针对他们设计的汽车,我想如果定位于这一市场,我们‘蓝天’一定会挖到第一桶金,爸,我分析了一下,这一市场的人群具有生活节奏快,追求时尚,经济比较宽裕,观念新且推崇超前消费等特点,所以适合他们的应该是轻便、时尚,小巧、经济的车型,‘钻石荣耀’企划案的原班人马都还在,人力、物力都已齐备,如果要转为生产中档汽车,我想不会有问题,而且损失也会缩减至最小。现在只须我们将主攻方向动一下,我准备将现在的‘钻石荣耀’改为‘星火燎原’企划,全线开发中端市场,而且昨晚我已秘密联系了此方面的专家……”

“嗯……好……”金翔天缓缓点头,“真是后有追兵,方有急智呀……”

“既然有捷径可通,为什么还要绕弯子呢,这样做风险会不会太大?”

金樽眸光一闪,静静道,“妈,您并不是不知道风险与机遇并存的道理,风险越大,机遇才会越多……”

路平蓝动了动唇角,转眼去看金翔天。

干爹却兀自在哪儿沉吟。

“妈”金榔开口道,“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金家把易家那一老一少也得罪惨了,恐怕再挽回也难,我看哥分析得有理,不如就照他说的办,我支持他了……”

想不到金榔会说出这样的话,倒令我刮目相看。

我向他那边看过去,他却将头一扭,甩都没甩我。

拽什么拽,我心里暗暗想,不过刚刚还沉重的心情却感觉轻松了不少。

路平蓝也看了眼金榔,没说话。

“妈,虽然我不太懂商业,但我也会支持大哥的”旁边的榼也轻轻开口说。

路平蓝怜惜地看了榼一眼,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

“星火燎原”进行的非常顺利,年底,“蓝天”的新型汽车销量突破上亿,创下汽车销售的新记录,并且迅速站稳了中端市场。

“蓝天”又重新活过来,且实力大增,而“易宝”则紧跟其后,两家企业之间明争暗斗较之以前更趋激烈。

生活恢复了平静,哥还照样很忙,我们的关系也恢复到原先的亲密。

只是和金榔之间非常别扭,好在和他也并不是常照面。

心里一直担心的还是榼,总想找机会和他谈谈。

可一拖便拖到了年底。

将近旧历年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初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飞舞着,将金宅装点成银色的庄园。

我来了兴致,叫上阿香去花园子的空地里堆雪人。

阿香穿着仿古印花的小夹袄,两条油黑的大辫垂在胸前,脸颊冻得红朴朴的,她怕我冻着,翻出了去年我生日时路平蓝送我的紫貂大氅给我系上。

那紫貂大氅的皮毛极长极柔,毛绒绒的裹在身上再映着满世界的银白煞是好看,阿香直说我像古代走出来的灯笼美人。

我则取笑她是给美人提灯笼的丫头。

阿香也不恼,只瞧着我尽是笑。

我便说她,“瞧这么贵重的紫貂皮你也敢翻出来叫我糟蹋”

阿香道,“反正四小姐平日里又不爱,可不这个天儿拿出来穿穿,要不压在箱子里反让虫子蛀了,岂不更可惜?”

“总是你的道理”说着,我们俩个已踢踢蹋蹋来到了花园。

我和阿香说好了要堆出白雪公主和她身边的七个小矮人。

我们两个一边堆一边说笑着,不一会儿功夫,身上便冒了热气儿,展眼看,白雪公主已有了些雏形。

两个人都大喜,干劲儿更是十足。

不小心抬头看到二楼阳台上的榼,他坐在轮椅上,身上也穿得厚厚实实的,膝上扣着一本书,却不看,偏很有兴致地看着我们两个疯丫头堆雪人。

我向榼挥挥手,榼向我轻轻一笑,朝我比了加油的手势。

有榼观阵,我们俩干劲更足了。

正忙乎着,忽听见不远处传来“嘎吱吱”的踏雪声。

顺着声音看过去,便看到一对璧人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四小姐,是二少爷和裴小姐呢”阿香小声说。

果然是他们!

他们俩个都特意穿上了毛绒绒的裘皮衣裳,金榔上身是小细羊皮带白水貂翻毛领的夹克,下身是类似骑装的皮裤,显得帅气逼人,依着他的裴颀则裹在一身长款的白狐皮大衣里,脚下登着长筒的鹿皮靴,白狐皮的毛绒领映着她红朴朴的小脸蛋,显得格外娇俏动人。

两个人在那儿一站,衬上他们身后的一片雪景,倒像是从仙境里走出的一对粉人儿。

不过俊男美女着实让人看着舒心。

正盯着他们瞧的当儿,金榔已经走过来。

他用嘴焐着手哈了会儿气,便道,“你们俩倒真有闲趣儿呢,跑到这儿堆雪人来了”

我斜了他一眼,没搭腔。

旁边的阿香却道,“我们可不如二少爷有兴致呢,跟裴小姐成双成对儿的在这儿踏雪寻梅”

这一句话把我和裴颀都逗笑了。我溜了阿香一眼,她倒是不会记仇。

金榔指着阿香大笑了一阵儿,“踏雪寻梅?这话说得不错”说着,两只眼睛却来寻我。

这两个倒真该配成一对,线条粗得可以,倒是我还记挂着从前的事儿。

我从盒子里取出一块黑水晶,使劲往雪人儿上一按,那是做白雪公主眼睛的,没想到用过了劲儿,倒按出个洞来。

金榔踱过来,很好奇地探头,胳膊都蹭到我身上了,“在堆什么?看起来倒像是那骑扫把的巫婆”

“呸”我举手推了他一把,金榔没防范,后退了几步,“咚”地坐在雪地上。

我们几个女孩子都笑开了。

裴颀要笑不笑得过去扶她,我对着她道,“二嫂子,你掰开他的嘴瞧瞧,看看长没长出象牙?”

起初金榔也在笑,一听这话,他推开裴颀站起来,嘴里说着,你也跟她们来取笑我,便向我走过来。

阿香拉了拉我的衣袖,一脸紧张。

金榔举起手,状似要打,“你这个没大没小的,再敢‘呸’一个?”

“我‘呸’!怎么样?”我毫不示弱挑挑眼角。

“看来哥把你宠坏了,今天我要不教训教训你,这个二哥就算白当的”说着金榔过来揪我的衣领,手也伸了落下来。

阿香和裴颀都在尖叫。

我只觉得脖颈子一凉,一股冰凉的水儿就顺着脊梁骨儿流下去,冰得我霎时打了个寒战。

好啊,他手里竟攥着一把雪呢。

我口里咒着,弯下身抓起一捧雪照着他便打,正好打在他鼻梁上,雪块儿四溅开,沾了他满脸的雪沫。

我捂嘴乐起来。

一只胳膊冷不丁伸过来,立马儿,我就被拉倒在雪地上,金榔一个恶虎扑食扑上来,将身体的重量全压在我身上,还用膝盖紧紧压住我的腿,压得我生疼。他手也没闲着,一把一把的雪一股脑往我的身上、头发上招呼。

“金榔,你这个坏蛋!”我咬牙切齿地叫道,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脚将身上的金榔蹬开,蹿过去骑在他身上,抓起雪就糊在他那张俊脸上。

去他的英俊!今天我就叫他变成白头公公。

不一会儿功夫,身下的金榔便被我“蹂躏”的狼狈不堪了。

“好啊,你!”金榔大叫着翻起身。

我心知不妙,立刻落跑,可身上的大氅却拖了我的后腿。

金榔长腿长脚地追过来,从后面一扑,我就像只蜻蜓一样被捂在雪地上。

“啊”我大叫一声,过来抓他,金榔当然不示弱,就这样,雪地里我们俩个滚成一团。

身后的阿香和裴颀都微张着嘴,一声不吭,站在那儿看傻了。

最新小说: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天降四个姐姐 风流村事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都市之神帝驾到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盖世医神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