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黑手(1 / 1)

人生中有些事我们但愿它不会发生。

但是它发生了,就会无可挽回地改变当事人的心境,再回不到从前。

生活仍在继续,表面上似乎无波无澜。

我就要升初一了,我们班会从六楼升高一层到七楼。初一在我们那里叫七年级,而令我暗暗喜悦的是,我升上七年级的当天,便是金榔毕业的日子。

圣德学府并没设大学部,但它会保送部分资优生到国外留学或保送他们上国内最好的名牌大学。

而金榔,虽然是学校内部出名的逃课王,然而,或许是金家良好的遗传基因,金家的孩子个个都智力一流,每到期末,金榔门门功课都是优秀。这令圣德的老师们都不禁暗自惊叹,从而更对金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放浪不羁,我行我素。况且金家财势逼人,还是圣德学府最大的股东之一。

金榔绝对会被保送到国外留学,这一点,毫无异议。

不用多少时日,金榔便会在我眼前消失,起码会暂时消失。

想到这一点,我心里好像轻松了许多。

金家大宅照样静悄悄的。

这些日除了金榔的骚扰外,倒也没什么其它的事。

干爹和金樽在忙,榼虽然不常见到,但隔三岔五的总会在餐桌上碰见,况且,两只小兔子成为我们最好的交流桥梁,他经常托阿香稍来小纸条,讨论喂养小兔子的心得,偶尔会涉及些别的事。

我拎着书包上楼,阿香迎上来,接过我手中金榔的那只。

她噘噘嘴,“二少爷怎么这样,三位少爷中,就他不知道心疼小姐”

我瞪了她一眼,“又轮到你替我打抱不平了?”

阿香抿抿嘴,跟在我身后,“四小姐,都是我不好,二少爷这么对你,都是阿香连累的……”

我顿住脚,“这不关你的事,别没事儿自寻烦恼……快去把书包给二少爷放下吧”

阿香嗯了一声,自去放书包了。

我笑笑,摇摇头,推开卧室门。

“啪!”手中的书包一下子掉在地上。

“小柯!”我惊叫一声,跑过去抱起小柯。

小柯软软地躺在地板上,小金笼子也被扔在地上变了形,写有“柯”的蓝色水晶坠子碎成一地冰蓝。

“小柯……你怎么了小柯?”我摇着小柯的身子。小柯软软地伏在我的手中,灰色的小脑袋偏向一边。

要是在平时,每次放学回家,听到动静小柯总会第一个迎接我,它会将小爪子扒在笼子上,立起身子向着我吱吱地叫唤。进卧室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抱起它先亲热一阵。

可是,今天……

“小柯你怎么了……不要死……”我跪在地板上,手里紧紧抱着小柯,身子发着抖,泪水顺着脸颊流进嘴里。

突然,我身子震了一下。

小梅……?

我站起来,发疯地跑出卧室。

“四小姐!”欲进门的阿香惊呼。

我管不了这么多,脚下没停,却不想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那人揽住我的胳膊,黑眉挑起来,眼睛里竟有几分关切,“怎么了?这么急急火火的?”

我看了他一眼,自动将那几分关切当成自己眼花,抽出胳膊,我随口道,“要你管!”然后拨脚就走。

金榔立刻又拉住我,黑眸里有什么在跳动,只觉得抓住我胳膊的那只手加了些劲道,“我不能管吗?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疯疯癲癫的像什么样!”

我抬起头,动了下胳膊,“放开!”这个时候,我根本没有心思和他斗嘴。

金榔嘴角抿了抿,“不放!”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或许我的目光太过狠戾,金榔明显得怔了一下。

我的手使劲一挥,挣开了他,向楼下跑。

“你给我回来!我房间乱了,我要你立刻收拾,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佣……”

“回来!疯丫头,你若不回来就死定了!”

金榔的声音稍后追了上来。

我哪里还管得了,一气儿冲到金榼的卧室前。

站在门外,我的心里咚咚直跳。

不知道小梅会不会比小柯要幸运,能够免遭毒手。

我的手抓紧门把,咬了咬牙,推门而进。

小梅躺在地上,如一团冬日的初雪,周围散布着紫色的水晶碎片。

我捧着小梅,呆呆跪在地上。

眼泪一颗颗坠入手中雪白的绒毛里。

“四小姐……”阿香的手臂伸过来,抱紧我。

“嗒”我肩膀上湿了一块。

“阿香……三少爷呢?”

阿香吸吸鼻子,“太太今早带他到海边散心去了”

“是谁?……到底是谁做的……?”

“四小姐……”

我呆呆跪在地板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阿香一直在旁边陪着我。

可是我不想说话,不想动,我只想陪着小梅。

“四小姐……”阿香终于呐呐地开口,“今天,我看到林妈在少爷房门口转……我上来问她做什么,她说给三少爷送药,可是她是太太的陪嫁丫头,怎么会不知道太太带少爷出去……”

我转过头来盯了阿香一阵。

阿香被我的神情唬住了,一脸惊吓又担心地看着我。

我把小梅放进阿香手里,“去,带它到我房间和小柯玩”然后,我站起身,很冷静地往外走。

“四小姐”阿香追上来,“是阿香多嘴,四小姐……你不要去……”

我转过身冲阿香笑笑,“阿香,我没事儿,你快去吧,要不然小柯会着急的”说完,我丢下阿香,走出了房间。

来到下人房,见我进来,林妈僵了一下,立刻起身站起来。

“哟,哪阵香风把四小姐给刮来了,您的贵脚可从来没蹬过我们这儿的门儿呢”

我轻轻一笑,转身坐在炕沿儿上。

见林妈忙着倒茶,我冷冷地道:“林妈,别忙了,我有些话要说,说完了就走”

林妈端过茶来,皮笑肉不笑的,“瞧四小姐这话儿说的,这可真是屋小装不下大财神了”

林妈在我对面坐下,脸上平静静的,可袖子里她的双手却扭在一起。

我坐着没动,没说话,只用眼盯着她看。

林妈脸上开始还有些笑纹,可慢慢僵在一起,变成一张死人脸。

“四小姐……不是有话说?怎么……”她终于开了口,却不见了平日的伶俐,有些结巴。

“是你做的,我没说错吧?”我目光平静地投过去。

“瞧我是老糊涂了,四小姐说的话,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

我冷笑一声,“林妈若是都老糊涂了,那世上可还有伶俐人?你不用装,我知道你心里明白着呢,也不用跟我藏着掖着,我这里人证物证可都有了”

林妈嘴巴张了张,没说出什么,脸却变了颜色。她镇定了一下神色,挤出一脸难看的笑来。

“四小姐怎么一进来就说这么些没头没脑儿的话,可让我怎么接呢?是不是四小姐给热风吹着了,我这就去打电话叫陈大夫……”

“林妈!”我厉声喝道,“你给我坐下好好儿听着,被热风吹着了?这样儿的事儿可是你一个下人能编排的?纵使我真生了什么病,也轮不到你来张罗给我请大夫。你打量我不是金家亲生的,你又是太太身边带来的,就敢这么胡吣,哼,你不打听打听,外边儿的人谁不知道干爹待我比亲生的还亲,别说你是太太身边的丫头,就是你是金家什么拐着弯儿的亲戚,若是我叫你走,谁也别想拦着!”

“四小姐……”林妈声音软下来。

我声音缓了缓,“林妈,你若是想留呢,就跟我透句实话。我知道事儿虽是你做的,却并不是你的本心,而是别人指使。我也不难为你说出来,我只在手心儿里写一个字,若是她你就点点头。我也只是想做个明白人,心里有个底儿,也并不想张扬,这件事儿也只是你知我知,若你答应,今后我也再不追究”

我当然知道是谁指使的,但若没有明证,那永远都只是个猜想。

林妈垂了头,虽没答话,我已知道她是答应了。

我提了笔,写好了字儿。

“林妈,你瞧,可是她?”我的手合拢后又缓缓张开。

这时,一只干净的手伸过来,慢慢将我的手合拢成拳包进他的掌心。

我一愣,抬起头,眼睛溶入两泓清淡的咖啡色静潭中。

“走,跟我回去”他温和地看着我说。

“哥……你怎么会来?”

他不是很忙吗?金家的衰荣几乎都在他肩上,他怎么有暇来管这些闲散的事?

是了……一定是阿香告诉了他,他才会抛下手边冗冗商事赶过来……

“走吧,楣楣”他拉起我的手。

口气依旧恬淡,仿佛料定了我会跟他走。

我抓住他的手腕,仰起头来。

“哥……我不走,我还有些事没问完……”这似乎是第一次,我反驳他的意愿。

金樽看着我,甚至嘴角还温柔地弯成一抹弧线。

他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乖,你一定是累了,该回去好好睡一觉”

他的声音很像一种催眠,我几乎无法抵挡那种无形的威力。

可是……他为什么要叫我回去?

自从来到金家,他如同一个真正的兄长,对我百般呵护。

可是这种爱一旦遇到亲情的樊篱似乎就很容易变质……

他当然要维护她,因为那是他的母亲。

我发现在我眼里几乎是完美的金樽也有固执的时候,他困执地抓着我的手,困执地用他的眼睛催眠着我的意志。

他根本无法了解他对我的影响!

我褪开他的手,站起来,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跑了出去。

他没叫住我,即使叫,我可能也不会停下。

站在门前,我神思有些恍忽。

定了定神,抬起头,却赫然发现那竟然是金榼卧房。

轻轻推开门,我愣住。

晚风轻拂着窗台上梦幻般雪白的轻纱,轻纱围绕下的轮椅上坐着一位白衣少年。

他背着身,微仰着头看着窗外。雪白纤长的背影那么清寂而苍凉。

我轻轻走过去。

看到他的侧脸,那张美奂美仑的侧脸,那西湖水一样的眸子里涨满寂寂的痛楚。

他的膝弯里卧着一团雪,他纤细的长指轻轻抚着那团雪绒。

那是小梅,他的小梅!

“榼……”我走上前去,抱住他的头。

榼仰起脸,在渐渐沉寂下来的光影里,他的肤色苍白的像瓷。

“楣楣……小梅…和小柯都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它们是飞去天堂了,如果你想它们的时候就看天上的月亮,它们变成玉兔,被蟐蛾仙子抱在怀里……”我使劲抑制着声音里的哽咽。

“我知道是她害死了它们,是她……”金榼的手紧紧抓住了我身后的衣服,我感觉揽在腰上的臂弯在剧烈地颤抖。

“不是,不是的……”我伸出手,最后落在他的头发上,“是蟐蛾仙子看它们可爱,把它们带走了……”

……………………

榼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扑在脸上,有抹铅色的阴影。

他的睡颜很纯静,很美。

我想起了初见他的那一刻,他睡在摇椅里,却被我误认为是童话里的睡美人。

十岁的小女孩忍不住弯下身吻了他,只为了印证心中的那个不老的童话。

我轻轻俯下身,吻了一下榼的额头。

“榼,睡吧,但愿明天醒来,你会把一切都忘了……”

我宁愿仙女抹去他所有忧伤的记忆,哪怕他因此忘记了我……

满身疲惫地走进卧房。

阿香唤了我一声,忙把我扶到床上。

我看了一下四周。

“小柯呢?”

阿香低下头,“埋了”

“什么!”我一下子站起来。

“四小姐”阿香摇了摇我的肩,“小柯已经死了,不会再活过来,我怕你看见又伤心,就私自做主给它找了个归宿,我把它埋在花园里紫色铃铛花下了……”

我缓缓坐下,“谢谢你,阿香,明天去和三少爷商量,把小梅也埋在那儿,一定要让它们俩在一起……”

“是”

“阿香,我累了,你也去歇着吧”我躺在床上,用手遮住眼睛。

屋子里寂寂的没有动静,也听不见阿香移动的声音。

我睁开眼,见阿香还杵在原地。

“阿香,还有什么事?”我知道她肯定是还有什么事没说。

“没……没有……”阿香忙摆手,却踌躇着没动。

“说吧”我坐起身看着她。

阿香低下头,“四小姐……对不起……我不该说的,可是……二少爷说今天他若没在卧房里见到你,他以后就再也不要看到我……”

最新小说: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都市之神帝驾到 盖世医神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风流村事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天降四个姐姐